稻电影 研究 展览 第二文本实验室  
paddyfilm study exhibition 2nd.text laboratory  
【从细毛家屋场到宋朝】
 
首页研究》从细毛家屋场到宋朝

 

 

   


从细毛家屋场到宋朝

 
 

毛晨雨

 

 

1. 追问宋朝

        我这篇文字要努力说明一点的是:宋朝作为一个抽象的历史学的断代,也作为一个特定的叙事刻度,它与我们所在之世界不可分离,既有时间的编辑,也是地质的同体。
        我要追问并简明地(当然也是临时地)给出这样一组问答。
        (1)如何陈述宋朝?在绿幕背景上缝补和生成。修复一件残器一样地将宋朝缝补在我们的时间界面上。
        (2)宋朝何用?宋朝是我们在今天和能在今天的情动源始之一。
        (3)宋朝如何给出?(先补充解释一下给出:给出是一种贡献式的转喻,是能力的行为。)宋朝给出我们理解历史和想象未来的图式,虽然“宋朝”必须得我们自己从头来构建。
        (4)如何想象宋朝?或者说,如何让宋朝在一个想象图式中迎向我们而来。简言之,想象宋朝就是未来能够到来的一种情势。

 

2. 想象宋朝

        我从2009年开始制作一部与南宋初年洞庭湖的农民起义有关的电影。这个工作甚至可以简明为稻电影2003-2019-未来的工作。解释一下,2003年我开始制作洞庭湖周边稻作区的电影,这个区域吃稻的人基本笃信一个叫作杨泗将军的洞庭水神。2019年,我仍没有完成这部叫作《与杨泗将军会面》的电影。我想在2019年之后某个时间输出一个.mov文件。
        这部电影是一个提问,也是一个方案:如何与杨泗将军会面?这个提问本身如同东洞庭鳜鱼的重阳洄游,它供给出盛大的狩猎场景——当鳜鱼群溯游到鹿角一侧的缓冲湖面时,湖上有几百条船撒出大网。与杨泗将军会面,可以藉由巫师媒介,投放在特定的灵氛界面上。屈大夫说的神游九天、唯洞庭知行止。界面再宽泛,终究得回到具形中来。菩萨并不以天为界,菩萨坐坛而显形,身体也是物理尺度的。想象宋朝亦相同,宋朝可以一器一物来探寻,也可以它材它界去换取。我的提问与想象宋朝是同构的:与杨泗将军会面,就是与宋朝会面。
        细毛家屋场的扶乩场景中,明高伯唱到“香烟缥缈透天门,尊神下界话真音”,我隐约可以知会到杨泗乘白马而来,我祖父毛老将军乘黑马一道尾随,他们款款落座,音容就在我家堂屋的物理空间之内。我们相遇于这种具形又不可见的空间中,与跨越一千年去与宋朝会面同样的不可及。与宋朝会面转借由与杨泗将军会面,这一途径并不是简明和具体化了,而是延伸了它的不可及处。宋朝已不可及,如何想象宋朝成为一种方法论的排演。
        想象宋朝是把我们投向宋朝。冬天的暖阳下,我们经由细毛家屋场的童年出发,步行三华里到达微水沙洲上。微水是汉代地理志记录的水名,就指现在这个称谓粗鄙的新墙河。微水一个缓慢的大拐弯处,就是我们乡镇的集镇所在地,有证可考的明清时期既已形成了地方航运和商贸枢纽,得盛名“小汉口”,从江西山地来的物资,经小河道和旱路汇集于此,由此换装大木帆船,十华里即入洞庭,再行二十余华里就到岳州,外地进来的货物,譬如瓷器等也由此集散。我们这些细毛家的六至十岁的孩子,特别向往丘陵所没有的河流文化,船、运输和流动性。冬天河道水枯,沙洲一大片一大片露出来,我们就脱鞋趟水到沙洲上翻拣沙中存留的物件,彩石、蚌壳、鱼刺以及瓷片。我十岁时,在河中沙洲上翻拣到一个精巧的青花小器,大概形似下图这样的一个器物。我拿回细毛家屋场,在手上把玩了二三年,能询问到的有见识的人都不知这是个什么东西。我大舅说它像是古代大户人家小姐用的化妆盒,另一个有见识的人说是微缩的小瓷凳。现在我知道,它是一个鸟食罐。
        细毛家屋场的认知装置,在我十岁之前不能给出关于这个鸟食罐更多的信息。人们似乎知道很多事物一样,只是不能具体到这个鸟食罐上来。这不禁让我对南宋初年的鹿角窑的烧造水平产生疑虑,它们能不能烧造出陈设用的审美器物?我认识到这只鸟食罐用了三十多年,但在三十年前这只鸟食罐就遗失掉了,我认为是我父亲将它丢到野外去了。
        这只鸟食罐消失了,我想象了它三十年。青花图纹上推论,它最多算一个明朝永宣的东西,这东西与宋朝还遥隔着整个元代。一件器物附寄着制作它的时间,它用几百上千年的质地的衍变来叙述这个时间。或者说,一件器物是由它包裹的时间区段的容积来锚定它的初始起点的。我们通过它的图像和其他时间的图像要素,构建了它存有时间区段的容积。宋朝是一个时间区段的容积所扩延出的图像,它是地质性的信息的量化之图像。或者说,宋朝并不是单一地迎向历史而来的,宋朝只有裹带着我们生命的此刻以及此刻之前扩延到称作宋朝的容积尺度中,它才以到达宋朝的方式而来。宋朝是从此而到达宋朝的总和的一种容积。我们不能分割出我们自己的日常生活的事实与宋朝的关系。也就是说,那件三十年前沙洲上翻拣出的青花鸟食罐,它也是与宋朝相关的。2008年我与父亲在细毛家屋场的后山筑造的一座土窑,以及烧制出来的杨泗、毛老将军、窑神和豹子这些塑像,它们也是与宋朝相关的。如此而言,宋朝和想象宋朝之间模糊的情动模式,并非是想象这个词义的区隔,情动并不局限于想象这一情势的投放,而是它们将作为无法区隔的一个刻度装置,让2019、宋朝、商朝、公元前二千万年都无法割裂,形成一个发问所及的容积的总体化情势。在这个容积中,事物不可区隔,本体的一致。
        我们想象宋朝的方式,就是处置时间及其历史量度的装配方式。宋朝存在于我能目及的任何现今事物之中,也存在于时间的量度政治之中。我们存在于此的目的和义务——的确是一种义务,皆由宋朝发出。换言之,这种“本体论式”地叙述,重置了认识论的界面,与杨泗将军会面是可以达成的,与想象宋朝和宋朝的本体关系一样,我们是包裹一体的共一容积的事物,共一个时间容积,在地球体系中如同一物。

 

3. 从细毛家屋场到宋朝

        从细毛家屋场到宋朝,只需要重组一个时间的量度政治装置即可。我们如何挤压和疏松土壤,我们就可以同样地方式操作这个时间的量度政治。一些政治刻度通过书写和权力来颁行,另一些政治刻度只与认知能力及其容积相关。如果可以拎出一个审美系统的谱系来,牲殉、人殉、物殉、文殉的符号殉之间只是装置框架的调度差异、伦理与道德的图式规划的差异。牲殉和人殉都是生命献祭,可以共用同一架时间的量度政治装置,商周奴隶殉葬与公元1500年左右的明朝嫔妃殉葬相比,只存在政治的陈述差异。地质灾难的地质殉,从人力-自然力的二分来看,地质殉是天谴,责任在惹恼了天的主体。在天子体系中,只有帝王能惹恼到天,所以地质殉可以追责于天子和当权者,受难的人是被权力体系的寡道失德所殉。物殉和文殉的符号殉,以殉为体,只是道德视角的替用而已,我甚至依然可以认为是生命献祭。一件完美的宋代瓷器,粉青含黛,莹润玉泽,道艺精湛而无二出,一件不二的生命物,用它殉葬,如同生命献祭。
        宋瓷发展到它容积边际的现代,制瓷技术的现代化,不只是从陈设形式和审美上改动了瓷器,而是将其日用范围扩延到建造上来。瓷是一种现代建筑装潢材料,它直接由现代化转接于人类世这一断代装置中——宋朝-人类世,这是量度政治的新容积政治,之前的时间容积的规则已经纳入且可以在今天动用这个杨泗的理论了。
        杨泗和宋朝一样,是一个容积,只是容积量度的政治有差异。杨泗是宋朝以来的既有神像又有民间力量理论中不可见的神力的一种物,宋朝是称作宋朝的时间区段的一种历史堆积物。杨泗在1995年的细毛家屋场被重新请回来,至于现在还在不在,那是另一个问题。宋朝,它一直在、又一直在远离中,我们可以光滑地在每一个地点的每一件器物甚至非物质的审美观念中把它打磨出来。从一个视角看,杨泗和宋朝共一时间容积。换一个提问方式,它们不共一时间容积的视角在哪里?
        在细毛家没有发现瓷土之前,我父亲从分水岭另一侧的沙子岭屋场拉了一拖拉机回细毛家屋场,我用它塑造了杨泗、毛老将军、祖先谱系和豹等。2017年底,细毛家的地质泛出了现代化的灵来,它说它的地下十米深处有瓷土。一定是瓷土自己说出来了它的存在,它给出了图像,细毛家的瓷土与之共一容积,细毛家的地质特征给出了一些参数上的提示。人们挖掘地层十米,发现了这种建筑陶瓷级别的原料。随后的事情,与沙子岭和其他地方一致,细毛家屋场祖坟山、风水丰腴的源头之一,都被挖掘机铲平和掘成了深穴。瓷土需要用这样的方式来回应宋朝-人类世的历史的、地质的关系装置。杨泗安居其中的细毛家屋场,需要肯定鹿角窑以来的时间容积的量度装置的在场,这种在场是杨泗的在场,瓷土不给出这个在场的地质讯息,杨泗就不会存世至今。
        从细毛家到宋朝的认知路径,根基于宋朝-人类世这一关系装置的构成法中。宋朝-人类世,一方面可以看作从宋朝到人类世这个断代,宋朝是“自宋朝以来”,人类世是今天、是成为今天或制作出这样的今天的那种力量;另一方面,宋朝是人类世的起点,当那时的人们将瓷土烧制和转换成为天青色瓷器之后,人类世的支架已经安置下了。
        从细毛家到宋朝,就是从一块今天的锚地进入地质的今天,细毛家只是取样系统中的一个样本,探头从沙子岭打入宋朝将是同样的数据。我们从细毛家到宋朝,发现了泛灵物,瓷土和杨泗,现代建筑陶瓷原料和我塑造的杨泗瓷泥像,共一容积和单一容积。想象宋朝需要投放出单一的品性,如同我父亲用他的品性塑造出杨泗的也是他自己的神性空间一般,宋朝需要我们用自己的品性来想象。我一般是通过宋瓷来想象宋朝。

 

2019年2月为“追踪末日松茸”所写,上海

 

 

       

 
 
© 稻电影paddyfilm.org 2008-2020
Web design by Paddyfilm Design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