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电影 研究 展览 第二文本实验室  
paddyfilm study exhibition 2nd.text laboratory  
【田中泯迷仓道场札记】
 
首页研究》田中泯迷仓道场札记(8)上一页 | 下一页

 

 

 
 
 
 
 
 
 
 
 
 
      

三   纪行

    田中泯迷仓行程纪录:

    10月22日   下午入住三江路锦江之星酒店;19:00 抵达迷仓并知会迷仓王景国、向华;22:00 向华等请田中泯舞团和菊池领子夫妇一行在“重庆鸡公堡”会餐。

    10月23日   10:00 田中泯舞团入迷仓三楼剧场装台;15:00 我给田中泯及领子夫妇电脑演示贵州傩文化图片;16:00 装置石头和木箱;17:00 田中泯于四楼实验室热身并消耗力量;18:30 田中泯给舞台浇水测试光影;19:20 观众入场;19:30 演出正式开始;20:20 演出结束;20:40 演后谈话; 22:30 张献私人宴请田中泯一行。

    10月24日   11:30 田中泯舞团入迷仓四楼实验室;12:30 王景国、张献、向华等迷仓全体人员与田中泯舞团、领子夫妇一起布置四楼平台表演场;14:30 装台开始;16:00 田中泯舞团及领子夫妇实验室影院观看电影《细毛家屋场甲申阴阳界》;18:10 田中泯于影院内热身并消耗力量;18:50 观众入场;19:00 演出正式开始;19:50 演出结束;20:10 演后谈话及工作坊;23:30 向华等请田中泯舞团及领子夫妇在“小肥羊”会餐。

    10月25日   11:00 迷仓王景国、向华等全体人员于贵州“老坛”饭店宴请田中泯舞团及领子夫妇一行并告别。

    田中泯先生的随身翻译为李建隆,田中泯演后谈话和工作坊皆由他翻译。我做了全程的拍摄纪录。从录像带整理的结果来看,基本上是直译,至于其中到底有没有特殊的味道,也许可以整体感觉到。我在整理过程中修饰了其中的一些字句,基本是臆测,与精确距离遥远。

1.田中泯10月23日演后谈话

    这是我第一次来中国。我非常高兴能够来到中国。但是很抱歉,我的舞蹈可能感觉比较黑暗、比较沉闷,但是能在迷仓演出我感到很快乐。

    我们在哪个地方出生都是一件很好的事情,我只是偶然生在日本。我所受到的教育有中国的历史、日本的历史;但是,特殊的历史原因,我似乎觉得出生在日本有一点点害羞、一点不好意思的感觉34

    作为一个人我跟大家一样。我跟大家没有不一样的地方,大家都可以成为一个舞踏表演者。

    提问:慢在您的心中的位置? /死亡气息比较重?死亡是不是在舞踏中占核心位置?

    在我出生到死亡之间这段时间是确定的。对我来讲,从出生之后的时间就是缓慢的。什么时候是快的呢,当人死亡的瞬间,可能能感受到一种快捷。

    提问:诡谲的无性别的角色。您是不是一个悲观主义者?最大的源泉是否来自于痛苦?(不知是否翻译的问题,似乎答非所问)

    我每次在表演前会将体力耗尽,让体力完全丧失。我觉得我并不是一个很好的舞者。我用自己本身的力量是去跳舞,会显得力气过剩,太多余,所以我在暖身时将我的体力用尽。我所认为的舞蹈是从膝盖所产生出来的东西。
    我在表演时只是决定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比如说今天有一个箱子,到了柱子之后、再进箱子,然后到前面来,整个过程我只有想我是怎么样走的。我要怎么样跳舞,其实是不定的。我在这个过程中可以慢慢地去相信一个感觉,比如说某一瞬间的一个清晰感觉呈现出来,我就会相信这个感觉。

    我绝对不会去做动作的练习。我相信我来到这个地方,动作自然会产生出来。

    提问:舞蹈最精彩的是躺在石头之间,这似乎是舞蹈的灵魂一样。那这些石头是从日本带来的吗?

    这些石头其实迷仓这边的东西。我其实之前没有试过背上那块石头的重量,演出时才知道它其实蛮重的。

 

 

 
 

 

34  此次田中泯先生中国行属于中日邦交正常化35周年纪念之[日中文化·体育交流年 认定下项目]。可见田中先生话中的意思直面两国、两个民族或类群的“黑暗”历史。

 

 
 
 


上一页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下一页

 
 
 
© 稻电影paddyfilm.org 2008-2017
Web design by Paddyfilm Design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