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电影 研究 展览 第二文本实验室  
paddyfilm study exhibition 2nd.text laboratory  
【田中泯迷仓道场札记】
 
首页研究》田中泯迷仓道场札记(5)上一页 | 下一页

 

 

 
 
 
 
 
 
 
 
      

     身体即以语言明示,本于技术的特质,如同方言的差异一般,身体语言自然存有一种风土习性。“土方巽展现出明显的‘日本回归’倾向。土方巽开始在舞踏当中寻求‘日本’。在这个过程当中,土方巽藉由‘东北’概念所建立起的言说来构筑‘日本人的身体’。‘田埂’,‘风达磨’ (Kazedaruma),‘饭诘’(Idume),‘麻疯’等所有相关於舞踏身体性的叙述都环绕在‘东北’这个概念上。土方巽将舞踏的身体回归到东北的地形与风土,神话与传说上面。正是企图以‘文化相对主义’的立场,让在以前曾经被以欧美为主的西方近代价值观所否定的这些身体的特殊性在以舞踏,在表演这种‘观看’与‘被观看’的关系当中企图去肯定它。”15

     土方巽生前参加的一次被纪录的表演可能是小川绅介的《牧野村千年物语》。田中泯觉得这部电影亲切,似乎更多的是因为“那是先师最后的身影。”小川绅介亦是从事农事活动的先驱,他携摄制组一行人在山形县牧野村耕作十三年,目的是获取对于水稻种植的切身感受。“一个在稻田中插秧时背上栖着蜻蜓的老人,让人感叹水稻的种植于他身体的习性。”16 1985年,田中泯创立了一个舞者和其它艺术家亲密协作的“身体气象农庄”,艺术家在农庄里过着集体的平民生活,耕种、放牧、收割,彼此分享日常生活,并探究从农事活动中生发出来的舞蹈。身体首先回归于劳作、回归于技术性应用,实际似乎要创造机缘以获取劳作的感受,但意似乎有些自然地散逸出来。农事活动所必然地投入的劳作,将身体归还与源本的景观,从中知会了身体的历史的风土,语言然自生发。

     关于田中泯的身体的风土习性,不敢臆测。但至少传达了一个确定存在的“作为田中泯的身体”。田中泯在观看完电影《细毛家屋场甲申阴阳界》后,对电影中的水稻和水稻种植方式很感兴趣,电影中简单地呈现了一些洞庭湖区域的农事活动细节。这些细节大多源于风土习性。在水稻种植的技术和身体要求上至少存有很多不一样的形制,其身体制度自然是风土的。

g. 神话性

     各时期社会关涉禁忌和祭祀仪礼中,司仪总会有一些特异的身体行为。这些身体行为很多时候似乎具备神秘的话语效能——与上帝沟通或对话。此种身体技术承负着人类隐秘的面相。我认为其中必然存有散逸的、被遮蔽的历史讯息。依赖现代传媒手段,人们应用人类学方法纪录了大量的“灵媒”17 式的活动。我在贵州开展的人类学电影中,已经在这个领域做了一些工作。当然,我的工作更多是基于水稻种植区域的文化习性,并试图了解源本于水稻的基因——“傩”的生发制度。

     历史向来存有神化物象的习惯18。因为死亡的期待,身体在语言学领域的道途深入至超然的境地,宗教和神话的终极性需求让身体渐渐地向上空悬置。我相信,历史的无穷的瞬息,身体充满期待、劳作不已,试图脱离历史而生成神话19。身体的终极性归宿自然是可以假定的,身体感真于无为的宇宙,似乎具备遮蔽天真而隐逸不见的然自性。“未来的舞蹈必将成为一种高级的宗教艺术……它所表现的是精神要求超越世界万物的崇高向往。”20

h. 作为田中泯的身体

     我没有观看过土方巽和大野一雄等舞踏先驱们的表演,但我并不要作一个舞踏表演者,我甚至没有追问舞踏倒底是什么的动力。我只关心语言。作为土方巽的身体和作为田中泯的身体是不同的身体。田中泯的表演自有作为田中泯的存在之语言。在田中泯迷仓道场,在契入作为田中泯的身体语言中,我发现了人。发现了一个叫作田中泯和一个普遍意义上的自然人。

     在今日忘我的现实中,人的自我的中心却是基于他者视野的景观。自我等待重新规范。自我需要被重新规训。自我似乎还需要于单一族群性状上重筑历史,以完善自我的源本基石,并强调一种非展览式的“内部完满”的内省之道。

     田中泯在访谈和工作坊中重申了感受真我的诗学特征。身体无以便宜把握,存有于诗中并绝灭于诗中。

3.意象

    “静寂,蝉声入岩石。”21

     芭蕉此俳句表层讯息很有限,但散逸出来的真味却深邃如渊潭。俳谐之意象沉厚幽溟,感受敏觉细腻。蝉之声音似乎具备可见的形象。

     把持感受性的味品与感真之道,田中泯的舞踏艺术形神清和,无有庞杂滋生的意象,味品朴素,简澹沉寂,风度蔚然。

 
 

 

15  林于并,摘要:试论土方巽舞踏当中“日本人的身体”。

16  小川绅介,大意如此。小川绅介言:“惟有在行将灭亡的时候,才能看见文化的真髓。”因此,对那些行将消亡的风土讯息,他一直努力为存有的美的消亡提前做历史记忆的工作。他曾经激越地参与到世界中去,并为权力和源本之存在奔走过很长时间,拍摄的《三里冢》系列,以镜头为坚守在最后乡土的人民提供历史的援助。

17  韩国纪录片,《灵媒》。

18  礼仪社会的祭祀制度化自然是权力的结果。神灵的存在昭示着冥冥中的自然规律和人间的政治秩序,譬如周代严格的物化礼乐制度,涉及政治秩序、生产生活的最重要的那些直接膜拜和巫术被改造成礼典,而其他与政治秩序和生产关系不大的,只服务于个人利益的膜拜和巫术行为,仍然存在于民间。

19  按照神话学家约瑟夫·坎贝尔的理解:每一时代、每一社会、每一民族乃至每一个人都有一种神话,问题并不在乎神话的是非对错,而是在乎它对特定时代、社会、民族或个人所产生的生命意义。

20  转选自《宗教与舞蹈》中伊莎多拉·邓肯的话。

21  松尾芭蕉,1686,《奥州小道》。

 
 
 


上一页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下一页

 
 
 
© 稻电影paddyfilm.org 2008-2017
Web design by Paddyfilm Design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