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电影 研究 展览 第二文本实验室  
paddyfilm study exhibition 2nd.text laboratory  
【文化沙文主义的地域化表征】
 
首页研究》文化沙文主义的地域化表征

 

 

   


文化沙文主义的地域化表征

 
 

毛晨雨

 

  1. 农村社会的文化性现实

  地域文化正处于主流意识形态施加的形象拟构的时期,它必须适应商业改造乃至谎言建构。有人说今日现实中最强悍的力量是真实。我想任何时期都如此。我们大部分人还没准备适应真实。时间的真实会让我们与死亡面对,现实的真实会生发恐慌和疑惧。因此,那些愿意接受谎言并遵循旅行文化的潮流前行的人们,可以为统计局提供满意的幸福指数。

  我们长期在中西部农村进行田野作业,有条件感触到农村社会真实细腻的纹理。建国初,作为封建残余势力的诸多意识形态,被主流意识形态置于不合法的地位,国家意志发起的全民清剿行动适时地将其铲除干净。时间只是停滞了三十年,当主流话语以民主的语调参与到多元文化交往语境中,地域文化被无意识地作为观照的对象进入学术视野。近十年来,经济高速增长带来了文化消费的急切需求,带动了社会学和人类学的快速发展。以学术的名义,那些被铲除的诸多意识形态获得了挽救、发掘、重建的机会,并进入到间接获得合法性认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中。一般而言,主流意识形态之外的这些意识形态及其支配的文化形态,称作异文化。

  作为一种古老的稻作文化意识形态的傩文化,经历了相同的命运。作为自我摧毁和自我重构的农民,从来没有在历史上明确过自身的文化选择。我们环境中的农村社会,任何时期都是诚实的实用主义者,任何时期都是上层政治及他种意识形态的竞技市场。作为其自身自发生成的意识形态的傩文化,之所以还能在之后的重构中获得规模上的还原,原因在于傩文化诚实地回答并满足了农民的持续性需求。中国广阔的农村是商业消费和意识形态的大市场,它的地理版图和权力经脉为主流意识形态所支配,但内底下潜藏着浩瀚的自发意识和各类策略性意识形态。历史证明,农村社会在任何时期都是一个秘密社会。农民的实用意志是主流意识形态无法供给的。随着经济趋于稳定,解决了生存困境的农民,又将转入下一个自发战场。

  建国以来的土地制度改革,将农村置于社会运动和意识形态改造的主体。之后,清剿封建残余陋习的运动得到了广大农村的积极响应。 70年代末,农村在实施生产承包责任制后,国家意志转向以工业建设为纲的改革开放,以让部分人先富起来。三十年来,农村处于改革的边缘。或者说三十年来在农村只能感受到输出劳动力,接受消费观念,接受纳粮上交的政策。然后,农民们被突然告知农村已不是国家的主体力量,农民不再需要纳粮上交,国家开始设法反哺农民。农民们突然发现自己不再是国家的中流砥柱,反而成了待援助的对象,成了国家的累赘。随后,国际意志实施了建国后的第三次土地改革:土地转让制度颁行。在国家意志中,中国已不是一个农业社会,农业生产的古老方式在中国已不是国家主体力量。改革开放的经验证明,农村社会要发展,国家得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因此需要对土地这一生产资料进行集中,即市场化的资本重组。政策制定者提出了土地权限可以自由转让,并立法保障其合法性。工业化的浪潮开始真正冲击到农民的主体价值观。土地之于农民,如同武器之于战士。农村大量的剩余劳动力既无法输入城市就业又必然地(自发地在市场运作下)失去土地,稳定农民的唯一办法是集中安置他们。于是,以转移农村剩余劳动力为目标,国家展开了一场城市化运动,集镇、扩大化的县城和城市郊外的卫星城出现了(这里我们不用赘议城市化进程中,权力资本运作所导致的更多的农民失去土地的问题)。大量农民被从根上拔起,被分配到另一个阶层:城市低收入人群。这将是一个新战场。

  我想介绍一下战场一词的范畴。农民之于土地的独特感受和经验,是历史发展进程中行动的主导者必须清醒认识的敏感区域。历代君主和政府均视农民为利弊兼容的水力量,所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历史上的江山社稷更替,起义者无不是掌握了农民的习性,以土地作为承诺而获取了广大农民的信任。在中国目前情形下,农村社会的稳定是权衡政策纲领的重要参考因素。农村可视作政府随时都得面对的执政能力和施政智慧的现实战场。不过,半个世纪来的工业化进程,给中国发展成了拥有 70%农民的工业化国家。这是一个非常矛盾的时期,各种潜藏的力量正在酝酿积聚。操控这一复杂阶层的政治力量,需要足够的智慧和魅力,或许更需要对整个版图作一次拉网式的田野作业,考查我们的各级执政机构的施政智慧和公信指数。历史证明,试图通过任何形式的强硬措施来遏制农民的群体行为非明智之举。

  我们在中西部地区的田野作业中,听到了一些不同的声音。这些声音中有两种很强烈:一种表现为失望和失落,另一种试图展示身体的激情。我们可以在任何一个偏僻村落中听到这两个声音。这些声音的共同诉求是尊严和权力。

  失望和失落者认为,切身参与的国家行动消解了,他们不用被通知“清理思想准备新战斗”,他们被抛弃了,而且是被抛弃在半道上。这批人现在正步入晚年。执政机构也正在考虑如何以有效的方式让他们衰老的身体得到照顾性的医治,同时也正在考虑让他们拿到一份象征性的养老金。

  试图展示身体激情者认为,权力不仅没有保障平均主义,而且还为少数人集中财富提供了保障。他们已然觉得社会不平等的根源在权力的拥有者,解决的办法无非是身体化行动。这批人大多 20到50岁之间,是农村社会的主体力量。这些人有相当部分有外出务工经历,具备基本的城市生活经验。

  建国来的两次土地制度改革,解决了农村的温饱问题和极度贫困问题。接下来的土地转让制度实施的效应,前景未明。饱则思淫欲。吃饱了饭的农民和接受了一些城市文化(可视作主流的先进生产力的文化)的农民,他们要求公平,要求平均权力。当他们的权力无法得到满足时,往往会将注意力转化为身体化激情的解决模式。这时的农村社会,基本处于一个潜意识拒斥上层意志并自发地转入秘密社会中。执政者忽略了农民作为具备正常思想和信仰需求的人,如同忽略了身体和思想作为存在的基本要素。农民们同样需要思想和信仰的趋向。当主流意识形态暴露了它的弊端且不能被视作有保障的信仰趋向时,那些潜藏在土地中的意识形态自发地占据主动,并且酝酿积聚起来。另外,一些策略性的意识形态满足了农村市场而获得了发展。这些力量构造了繁复交错的秘密社会。关于秘密社会的研究,应该由各级执政机构和专门研究机构来实施。资鉴历次农村社会运动和我国建国历程的普及读物,满地皆是,关键看我们愿意以什么态度来认识。

  我们简单地概述了目前的农村社会事实。在我们看来,农村社会实际上是一个复杂范畴的文化性现实。农村社会是一个为意识形态支配的复杂共同体,其文化首先受制于其意识形态语境,而考察其意识形态的谱系,必然涉及到如何分析各文化形态语境,以获得文化层面的结构效应,而深入其思维系统的运作中。

 

  2. 文化沙文主义对农村文化的定型化摹写

  我们来描述一宗地域文化传播运作的案例,尝试分析地域文化形象在主流意识形态主导的公共资讯制度下的运作过程。

  2009年度,我们获得了一份某电视台的合同,为其拍摄关于文化传承命题的纪录片《苦丁茶》。我们选择的是傩文化内部制度在商业文化制度的冲击下面临的各种困境。在纪录片《苦丁茶》中,我们真实地纪录了一个傩文化报道现场的全过程。当时,傩艺师肖光华在我们明确不支持的情况下,借用我们拍摄纪录片《苦丁茶》的契机,为自己宣传,目的是让相关领导了解他的家庭情况并指望政府给予经济援助。他通知了省州县级文化宣传部门、媒体,以“热烈欢迎××电视台和州县领导莅临指导工作”的标语,策划了一场媒体报道活动。事后,我们查阅了相关媒体报道,强烈地感受到了另一个表述的形态——此形态严格地区别于第二文本机制并以极为熟捻的自然化技巧突出了主流意识形态的一贯立场。我们可以通过对一组媒体报道的分析,考证傩文化形象在地方主流意识形态中是如何运作的。

  此次由农民自己安排的报道活动,生产了一些的新闻。《黔东南日报》报道了此活动。如果我们通过 google和baidu等搜索引擎查找“傩   肖光华 岑巩”便可找到若干讯息。我对这些讯息的源进行整理后,找到了两个具名的记者。且我们与二记者有简单的沟通。

  我们参照斯图尔特·霍尔的表征运作的案例技巧,具体地来分析这组报道材料。

  第一则报道材料:

  黔东南人民网( www.qdnrm.com )讯 2009年5月24日,贵州省岑巩县平庄乡凯空组民间傩戏艺人,上演傩技绝活。惊人的演技令围观游客张目结舌。(A)|傩戏傩技历史悠久,现今贵州省岑巩县附近一带民间广为流传,已有 1千年历史。已被贵州省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B)|傩戏傩技的产生相传是过去交通不便,地处大山深处,信息闭塞,社会封建,经济落后,缺医少药,人们得了重病只能等死,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只能依靠求神拜佛挽救生命,利用冲锣,还愿,刹铧,下油锅,翻铁门坎,上刀梯渡过关刹,等 封建迷信活动 ,各种 阴间脸谱面具 以此驱走妖魔鬼怪,还病人健康。( C)|傩戏经过数百年的沿袭,锤炼,已发展形成黔东南州旅游产业和独特的傩文化。傩戏傩技采取边歌,边祭,边舞,边献绝技的表演形式,使演出场面环环相扣,气氛热烈,活跃。(D)|平庄傩戏由 4人组成,为首的肖光华,法号肖法开,今年45岁,苗族,是当地农民,他14岁跟其父亲学习傩戏傩技,随后又跟其师傅法顺学艺至今已有32年,是当地傩戏傩技第十二代传人,(E)|受肖光华的影响,村中附近许多孩子都喜欢上傩戏傩技,在肖光华的传授下他的15岁小儿子也成为傩戏傩技表演能手和传承人。(F)|傩技戏班成员肖光华、杨宗明、姚福江、周安学平常都是在家种田地的庄稼汉,有游客需要演出活动时便是出色的艺人,(G)|别看他们貌不惊人但都是身怀绝技的高人。表演现场赤着双脚,从钢铧上踩跳,脚踩之处浓烟滚滚油水直冒,火光四射,场内散发出阵阵肉腥味,口衔红铁,竹合竹拢,竹离竹分的神奇现象,令在场人难以置信,目瞪口呆大惑不解。(H)(丁新成摄影报道, http://www.qdnrm.com/qdn/ShowArticle.asp?ArticleID=4272

  这则材料由黔东南州摄影家协会主席兼州日报记者丁新成报道。我们将材料按照叙事内容间断为 A-H共八节。据我们掌握的确切信息,丁新成为首次来肖光华家。相对于我们对肖光华傩班的跨年度考察,我们有资本对材料的真实性和客观性作出厘清,并且我们乐于承担道义和学术的责任。1,时间地点无疑问;2,A节所述之围观游客不实,现场只有拍摄者和寥寥几位看热闹的村民,因为这时期正是农忙季节,农民们大多在田地中劳作;3,B节所述1千年历史,不知如何考证得来,是学识上的常规错误;4,C节所述阴间脸谱面具是常识错误,这些面具都是神界的,大神们应该不是生活在地狱中;5,E节所述的平庄有若干傩班,且有名的傩坛还有几处,肖光华个人性情的选择,对不服从其强权意志者一律不再使用,且此时正值农忙季节,尚有几人不能赶来参与表演,可见此处只是明眼所见,叙述者未作任何深入调查;6,F节所述与事实严重不符,其一,这些孩子是被刻意安排的戏剧化操作,其二,村中的孩子未表现出对傩文化的喜爱之处,特别是肖光华的儿子肖淮东根本不懂任何傩坛知识,何谈成为傩坛新一代继承人,此处纯属拟构;7,G节所述游客基本是拟构,但叙述者期待着其功能与旅游产业相关;8,H节所述属于精彩的现场描述,胜于现场。

  我们不用评论叙述者的新闻素养。我们需要的是此报道的运作方式。首先,在叙述者看来,傩文化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一部分是其合法性的基础,且对傩文化在旅游文化的品质建构和产业化进程中持支持的态度;其次,叙述者刻意拟构了若干事实,一为印证观念,成就为完整的文脉,二为叙述取向提供必要的保障,试图拟构出激越的现场信息。其三,叙述者没有能力区别封建迷信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内涵,制造了内部叙事的矛盾,同时暴露了其叙事机制。此立场试图通过某个潜在的惯性模式来完形作业,让叙事表象上成立。其四,对封建迷信的惯常化的运用,暴露了叙述者的个人立场。显然,叙述者试图宏观地把握材料,并将自己的文化标准应用于对他者的统筹化叙述。 C节中具特定语调的词与短句有 闭塞 、 封建 、 落后 、 封建迷信活动 和想当然的 阴间脸谱面具 ,这些词与短句是对“简单的、生动的、记得住的、易于捕获的和广为认可的”特征的操作记录,并将特征简化和夸大,以满足其固定形象——某个潜在语境中的定型化。无论叙述中我们的叙述者是否具备基本的遣词造句能力和基本的新闻操作技巧,这类写作将呈现出一个统筹化语境:权力支配者自然地、潜意识地运作定型化模式将他者/差异客体置于不平衡的地位。“我们处理的并不是……和平共存的……而是暴力的等级秩序。”1  叙述者在零乱与趋同、真实与伪构、统一与矛盾的文本中,呈现出一个普遍性的知识视野,且此知识视野代表了一个清晰的权力系统。毕竟,知识都是作为一种有历史境遇的社会实践来运作的:所有知识都是权力/知识。2

  第二则报道材料是第一则材料的说明性摄影,这些摄影作品由丁新成拍摄,见诸于网络,已被若干网络媒体转载。我们抽取其中的四件,以其说明文字为标题。

  A:2009年5月24日,法师肖光华表演法事 B:边歌,边祭,边舞,边献绝技的表演形式 C:傩戏傩技新一代传承人 D:人与妖难辨
  

  这些图片被作为公共资讯传播(网络上还有更丰富的资源),其学术上的混乱和无知已然到了让人恼怒的程度。孔子曰“文质彬彬”,此类文饰混乱而不堪入目,其质也在整体上临近于自我瓦解。显然,傩文化只是作为主流意识形态中心之外的一个次等的和被排斥的“异文化”对象。四件图片的作者处于这样一个位置:“ 以偶然的、新奇的心理,作为一个上层建筑的代言人暨领导人来视察曾经作为封建力量的他者文化,这里的他者文化是傩文化。傩文化的继承人乐意于展示他们自己,哪怕破坏了自己的传统和禁忌。他们接受了领导人关于原生态的提议,祛除现代文明的痕迹,将本应在堂屋内才能上演的傩活动转移到新绿的竹林边。他们甚至同意将神的脸谱挂在新绿的竹子上,在竹林边快乐地载歌载舞,向指导工作的领导展示自己的怪谲气质的文化。他们的展示得到了领导人的赞赏,因为它的确满足了领导人的猎奇心理同时为其写作提供了可观的材料。按照逻辑推断,他们的受欢迎程度必然地得到下一代人的艳羡和积极的回应。另外,他们对于自己侍奉的大神被认定为妖媚力量也没有明显的不快乐,也不拒斥展示这个被认为是妖媚力量的讯息,如此等同于默认了自己妖媚的身份。 ”

  综合两则报道材料,我们应该明显地感觉到一个叙述者的形象:养尊处优的、排斥性的、俯瞰性的、知识结构混乱但能保持自我中心话语地位的、为某个确定的强大意识形态所支配且为其履行权力义务的、本文化的执行人。这个本文化的执行人不再是一个个人,因为他的报道效应已经构成了一个定型化的他者,同时必然地将自己置入对应的定型化中。这个定型化的报道者,我们认为他是普遍的任何一个定型化的同类。由此,定型化的个人在确定了身份以后,在主流意识形态视野中获得了成为个人的自由。丁新成就是丁新成。丁新成的报道就是主流意识形态的整体化认识的结果。

  我们从报道中可以设想:丁新成这个自由个人是文法混乱、知识混乱的,他在我们的叙述中除了发挥制造定型化的他者形象之外,其余可能是一个拿着照相机的吃客和政客的形象。但他代表了权力并且履行了他的义务,他的行为和支配其行为的主流意识形态的运作机制的根源是潜在的、既以形成的文化沙文主义。在这些沙文主义者的视野中,自我趣味即合法性趣味。

  我们可以如此定义文化沙文主义:以所谓先进文化观念对他种文化形态进行强制性排斥、分裂、定义,并依照自我趣味来强制改造和拟构他种文化的行为。

 

  3. 批判文化沙文主义的差异化写作

  文化沙文主义以极端和绝对形式破坏了多元文化之间的平衡和谐调性,间接地将自身置于无参照体系的孤立无援的境地,失去了对他种文化的辨识力,从而导致了根本无法与他种文化建立对话关系。不采取对话的自说自道是文化沙文主义实现权威的典型方式。以文化独裁的形式强制阐释多元文化语境中他者文化,暴露其妄自菲薄的、不科学、不民主的运作形式。其行为即不合法——在寻求差异的系统中。我们的任务是呈现差异,明确反对沙文主义的定型化运作。

  后现代知识……提炼了我们对差异的敏感,强化了我们容忍不可通约之物的能力。                           
                            ——利奥塔,《后现代状况》

  当执政机构采取文化沙文主义的方式传播农村文化,以不合于需求的文化来提供给市场采购,显然不会有实际的效果。目前农村社会处于一个表面稳定但内层躁动不安的时期,社会积聚了巨大的爆发力量。主流意识形态已不能满足大众的需求,而且其文化运作的效应离土地越来越远。我们认为,任何时期的执政机构都需要参考田野作业的人类学者的观念,而且必须以民主姿态接受文化差异的价值标准。如果我们试图阐述清晰我们政体的价值观,我们就必须寻找到诗学和政治学上合法的文化运作形式,并且尝试着以文化媒介来沟通上层政体与普通民生的价值取向。正是由于上层政体忽略了与农村普通民生的文化性沟通,农村这个意识形态大市场,开始慢慢地被某些他者意识形态所支配和分解。意识形态的市场供需关系,生产了农村的秘密社会。

  在面对异文化时,沙文主义性质的新闻报道生产出的是一个个茫然无助的文化摹本。这些摹本满足了生产的需要。就其效果而言,如此的生产造就了一批批文化传播的西西弗斯文本。

  我们本着文化道义和政治良知呈现差异,进行以田野作业为主要形式的差异化写作。我们的运作方式,不是以异文化的奇特表现力捕捉目标受众和凸显自我行为,而是要还原其本真的形态,在主流意识形态支配的公共文化面前呈现出他者文化本真的意识形态的语境。这显然需要平台。有时候,将异文化与本文化之间的谐调部分呈现出来,显然是符合双方利益的。这是第二文本实验室在公共文化传播范畴所采取的态度。对于他者文化的呈现运作,我们首先要获得传播的通道,于传播中辨析和阐释,生成其自身所能生发的形象,而非受强力意识支配、结构所为。当然,这类差异化写作的突出主体是对象文化,而非我们这些写文化的作者。我们,必然得接受为叙述遮蔽住个人的脸谱。

  我们对于现实是冷静的。如果说我们有时愤怒地斥骂,原因是我们农村社会中的一些农民,对自己卑微的行为漠然无知。譬如平庄傩坛的掌坛师肖光华,他是一宗以破坏传统的异文化形象来制造主流意识形态文化事件的始作俑者。其行为延异为主流意识形态所支配的商业文化的趣味取向。这些文化继承人,与其说是继承它实际上是盗用它的手段3 而为个人服务。黑泽民《七武士》中的农民是自为的。中国式的农民是被动的实用主义者。他们俗信权贵,同时存有攻击权贵并取而代之的身体激情。但是,他们绝对不可能是行动的主导者,在万不得已的被迫情形下,他们才有可能自发行动。

  新的土地法规的颁行,必然会让农村社会形成分裂的两极力量,重新形成类同于地主 /雇农、借租/收租、生产资料囤积者/无生产资料者等这样的模式。对于土地这一基本生产资料的资本化运作,将根本地动摇农民固有的平均主义的需求惯性。如果工业社会中尴尬的农村处境只有通过继续的资本化进程才能获得解脱,这种认识本身是沙文主义的,必然造成农村社会向更有市场的秘密社会接近。

  秘密社会隐逸在广阔的农村,藏匿着差异的纷繁见解和差异的诗学和政治学闭合部4 。相对于主流意识形态的本文化而言,秘密社会本身构成一个更大范畴的异文化语境。对于主流意识形态,我们的工作成果可以支持一个阶段性的建议:主流意识形态应该以宽容的非沙文主义的态度来对待他者文化,尊重文化差异,并遵循差异的运作形式,正视差异的建设性价值——虽然这些价值对主流意识形态而言是破坏性的瓦解力量,尝试着营构多元文化的交融、谐调、运化的语境。如此,主流意识形态才能更清醒地认识自我和辨识自我,才能更有智慧地洞悉差异的运作形式并有效地制约它。否则,差异将聚集几个战场上的人民,形成难以遏制的差异化的自然力量。

                                                                2009年7月22-28日 
        

  1 斯图尔特·霍尔《作为一种意指实践的定型化》, P261 ,《表征》。

  2 福柯,转引自《表征》, P185 。

  3《利奥塔论艺术》 , 59 页。

  4 闭合部,第二文本实验室的自订词汇。            

 
 
 
© 稻电影paddyfilm.org 2008-2017
Web design by Paddyfilm Design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