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电影 研究 展览 第二文本实验室  
paddyfilm study exhibition 2nd.text laboratory  
【自然与修辞】
 
首页研究》自然与修辞(8)上一页 | 下一页

 

 

   

  四,历史评论萧纲必然是诗风伤于轻靡。我崇尚萧纲是因为他本性单纯。心之所处,言之所及。诗艺精纯,感官往返,超然于历史之上。这样的人做了皇帝,也足可证明历史是何等伟大——能让荒谬在帝国上演,这足可以单独成就为另一个新文明。

  我们今日之审美维度已不值得信任。今日之历史过于低俗和平庸。

  Bresson在他早期的电影《布朗捏森林的妇女们》中,以当时的电影伦理而绝非后来的电影书写伦理——用主角的悲怨脸胧、用主角的嘴说出了他自己终其一生讲述的恒常话语:“以前,以善身作恶;之后,愿以恶身行善。”

5.电影书写年谱臆诂

  在前面我叙述的重点在电影书写的伦理范畴,对电影书写之形式美学——简约、简朴等——和主题及其延伸之宗教等领域弃置不论。我认为说得太多或偏离方向太远,会失约于 Bresson的简约美学。一本薄薄的《电影书写札记》,真摊开来臆测佐证,可能永远写不完,甚至会步入另一个云端——“缘木求鱼。”

  我简单地将 Bresson的作品和相关之生成伦理,以年谱方式扼要叙述,大部分纯属个人观点,因此称作臆诂。如下:

1901
  9月25日,法国Bromont-Lamothe, Robert Bresson 出生。

1934《公共事务》
  关于《公共事务》的每一件事都显而易见,除了动机不明的结尾。我们姑且说这是一部“滑稽片”吧,尽管滑稽这个词用来归类我这部片并不贴切,“滑稽片”指的是当时的一些美国影片。58       —— Bresson

1943《罪恶天使》
  开启了存在之审思道途。神学远非一个象征。

1945《布朗森林的贵妇》
  一种娴熟的、老套路的现场调度,在电影时代已然精纯——有人曾说此片是 Bresson无绵的生涯中最纯粹有趣的电影——但除了嘴角的话语和零星的思辩,与之后的电影书写者判若两人。她说:“以前,以善身作恶;之后,愿以恶身行善。”

1951《乡村牧师的日记》
  蒙田的著作是否是他关注和思考的对象,或者某个契合的媒介? Bresson知觉到“全身是脸”的感官系统的统一性。蒙田说:“心灵活动随着身体活动而诞生。”此语可能影响了Bresson在身体的空间感知的判断上,他开始在原著作发生地拍摄。

1956《死囚越狱》
  这两部电影属于《电影书写札记》“ 1950—1958”思辩范畴。这时期是Bresson真正地步入电影书写时期,他用力攻击着电影和舞台剧机制。“模特儿。外在机械化。内在完整,未被开垦。”模特儿机制成为这一时期真正的禁区突破。《死囚越狱》在叙事的形式美学上几近完美——显然刻意要将力气花在毫无意义之处。

1959《扒手》
  改编自《罪与罚》
  这是 Bresson独立编剧的第一部电影。我认为是其颠峰之做。
  “节奏。节奏之全能。具有节奏的才持久。令内容服从形式,意义服从节奏。”59 盗窃钱包的快捷中呈现出一种虚无。

 
 

 

58  转选自辽宁美术出版社“映像馆”系列之《罗伯特·布莱松》。这本书对我而言除了提供了比较系统的资料之外,其余全无用处。“经历过一种艺术,并带着它的印记,是再不能进入另一种艺术的。”(《电影书写札记》,第 24 页)“它以成见度新事物。”

59  第 39 页。

 
 
 

上一页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下一页

 
 
 
© 稻电影paddyfilm.org 2008-2017
Web design by Paddyfilm Design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