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电影 研究 展览 第二文本实验室  
paddyfilm study exhibition 2nd.text laboratory  
【自然与修辞】
 
首页研究》自然与修辞(7)上一页 | 下一页

 

 

   

娈童娇丽质,践董复超瑕。
羽帐晨香满,珠帘多漏赊。
翠被含鸳色,雕床镂象牙。
妙年同小史,姝貌比朝霞。
袖裁连璧锦,笺织细幢花。
揽?轻红出,回头双鬓斜。
懒眼时含笑,玉手乍攀花。
怀猜非后钓,密爱似前车。
足使燕姬妒,弥令郑女嗟。

  萧纲作为我封赐的“目光帝国的历史旗手”,绝非便宜。《娈童》以审美的极端,或叫变态,阐述极至了宫体诗之材质范畴。

  一,此诗中,除了一些今日难以意会的历史内层之生动讯息外,其余都是局部化之物件。按《玉台新咏》注释55 ,属于情态意会的有处:
  a.第一句,“董”指董贤,“瑕”指弥子瑕。二人均为古代美少年。
  b.第四句,“小史”者,周小史,晋张翰《周小史诗》:“翩翩周生,婉娈幼童。年十有五,如日在东。”
  c.第九句,“燕姬”指汉成帝皇后赵飞燕。“郑女”指善舞之郑国女子。

  物件及情态自始至终:羽帐 -香、珠帘-(漏)、翠被-(鸳)、雕床-象牙、姝貌-朝霞、袖-连璧锦、笺-细幢花、揽-?-轻红、双鬓-斜、懒眼-含笑、玉手-攀花、钓、密爱、燕姬-妒、郑女-嗟。

  全是局部,全是官能之一看即知的单一物件。按照叙述也许可以画出一幅画来,如此精确,萧纲简直一个画家的眼。56 整首诗除了表现一个少男的美之外,剩下的就是“看”的态度。这个美少年成为了女人,身姿卓约,粉光流黛。于是,观看者之感受与物件之官能似乎一口气地传达,中间并没有思绪,除了感官就是绵延的美之情态。而且,能将一个少男看作一个美人的观看必定是一个男人。诗阐述清楚了一个明显的观看伦理:一个男人将另一个男人视作美女。

  同性的爱恋在缜密的序述间传递着深恋、痴醉。其余,东宫太子没有表述。

  二,萧纲以写此类诗为好。其父萧衍同样嗜好新风宫体,且诗作颇众。但从史实推断他是一个崇儒佞佛的两面角色。禅的公案中有一则关于武帝的公案。《碧岩录·梁武帝问达摩》载57

  梁武帝问达摩大师:“如何是圣帝第一义?”摩云:“廓然无圣。”上问:“朕建寺斋僧有何功德?”摩云:“无功德。”帝曰:“对朕者谁?”摩云:“不识。”帝不契,达摩遂渡江至魏。

  史载萧衍出家入空门四次,后来终究是回来继续做皇帝,他游于梵天与风尘之间,或者是在空性与嗜性的两极间游玩了四回。在伦理的反复考量之后,终归落定尘土。但其试图明耀光华趋于潮流的行端,不值苟评。

  三,萧纲无其父劣迹。简文帝之理论惊诧历史:“文章且须放荡。”历史判断他迷性失志,言谈颇伤风化。其诗作繁盛,合集一百卷,已佚。这一百卷中所述的感官,定然淤塞宫院。从现存诗作分析,其审美几乎可覆盖宫体诗帝国,对象分诗美人、诗乡女、诗倡家、诗兄臣之妻妾、诗同性。

  诗之感官,同以呈现感官之知觉,无以知见其超然历史之维度一千年都太少。宫体诗严格区别于春宫文学,诗乃雅韵律句。

 
 

 

55 我手头的版本是华夏出版社 1998 第 1 版,《娈童》载于 328-329 页。

56 “要有画家的眼睛。画家在看的同时在创作。”(《电影书写札记》,第 81 页)

57 这里转摘自胡兰成《禅是一枝花》。

 
 
 

上一页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下一页

 
 
 
© 稻电影paddyfilm.org 2008-2017
Web design by Paddyfilm Design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