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电影 研究 展览 第二文本实验室  
paddyfilm study exhibition 2nd.text laboratory  
【自然与修辞】
 
首页研究》自然与修辞(3)上一页 | 下一页

 

 

   

  对钓杆末端未知的偶然性的期待,填满了电影书写的心灵。 Bresson得努力穿行于一个大宇宙中:选模特儿——“模特儿自动地有灵感,有创意。”33 、训练他们阅读及如何驯化目光和动作、忍受精疲力倦的现场思辩和独白、在静寂和空白上兴转徘徊,然后尽可能地训练自己的直觉并忘记经验、用目光联结起一个一个孤立无援的视觉和声音、并按照物象的明暗、虚实、远近等构成和组织,于是,作品产生并旋即沉寂——在投射到银幕上之前。34

  在 Bresson视野中,电影书写严格区别于电影和舞台剧的元素几乎重构了一个新美学系统。这个系统针对一个永远存在的恶魔原则严格规划自己的章程,如同筹备战争一般地坚守几十年的扫视着周期性更替的潮流中的恶魔们,同时让自己恒常不变——“永远以同一方式成为不同。”35

  如何构成?这个问题在 Bresson电影书写中很显复杂,但也简约易明。首先,材质、媒介或者模特儿的规范需要理悟。当模特儿站立,一切的物象都将自动地储蓄。其次,擦洁净眼镜、掏空耳廊,抽离既有之视听的习惯,凭借天性来即时看即时听,每一次都是最后一次,每一个最后一次都是重新开始的一次。关键在内蕴的生发和视听之官能嗅觉的相契与否,全凭天性,后天几乎不可训练一般。复次,将现场的拍摄置于死地,在剪辑台上辨清胶片上的磷光,每一处光亮每一丝肌理都将要颤抖着碎裂,以原初的单纯联结碎裂的伤痕,每一处伤痕都将是新的生命——朴素单纯的诗和诗性总是在现实的悖逆面中,存有却随时散逸。最后,将死寂的联结条带在灯前照亮,我们才发现原来已经创造了世界。但似乎我们什么都没有做。一切全在天性,我有何为?

  电影书写的创造者仅凭毫无条文的空白的规则践行书写。拆毁、重构,诱导激发等待旋即抑制抿灭,似乎即兴式地捕捉瞬间却以此书写恒常之同一,于畸形中知见正常的真实、区分真假但能力全凭嗅觉,创造矛盾并努力均衡矛盾以获取事物对峙的中间航线、时时防范事态在细微元素转化36 的恶果,追逐一眼即明之表象的感官而结果却处处精魂浓酽,区别恶魔演员的模特儿之“自我”既是我又得是诗中的他者,既恶又善,一个妖魔一股精气一端实在而另一端虚无,获于非获并牢记获之初衷:“不寻而获”37

  总之,构成之伦理得遵从“生灵和事物为活而期待的联系。”38

3.自然与修辞

  我们前行的每一步无不涉及到修辞。我曾试图重新整理《电影书写札记》以书写者姿态重构 Bresson电影书写的形象、重新定位自然与修辞在此书中的边界。我可能私下里觉得这类重构是一种创造——创造,我们前行的每一步都面临深渊39 。但我的行动未免有犬儒之嫌。有时候,一种爱和尊崇令我羞涩不已。我在2007年5月完成了首部第二文本电影《打将祛峒记》后就试图写作《自然与修辞》,并欲附录以解析拍摄感受之“在作为伦理考量的《打将祛峒记》的现场”:

  1.假设的终结:放弃前置与假设,一种努力与冒险
  2.语言的权力:还与他们自身思维模式,放弃作者化需求,作者是他而非我,给他们言语和行动,我只有选择
  3.秩序的博弈
  4.仪式的需求
  5.伦理范畴之还原性:误区与内部秩序性,伦理的秩序化生成

  我坚信40 每一部电影面前都是“万劫不复”的深渊,惊悚、磨难,却幸福滋生。在 Bresson的电影书写中我深切地感受到一份超凡的力量。这力量光芒四溢,时时将我拉离开现实的距离,将我拉远,并施以华贵与尊严的伦理感受——似乎只为向我强调“牺牲由来已久是幸福却显现不出光色的”。

  在作者的自我矛盾中,电影书写本事蛊惑,厘清内底秩序必然耗费余生。

 
 

 

33  第15页。

34  “如果问答还要继续下去,虚构问答的人将是最后的赢家。我们有时发觉,重复一些确定的、无须问答的问答,其实是在传续创造问答场合的虚构者。终极性的问答总是被一代又一代人重复着。重复着的问答场合延伸了虚构者的意义——毕竟,他只存在于叙事之中,而真正的作者(譬如作者的秃头驼背祖先,他有时是写书人的形象,有时是书写到他的作者本人,有时什么都不会是,有时充当一团发音。)在确切的时辰也许已经死亡。虚构者活着,活在问答的场合中。而这个场合承负着问和答,即蒙昧的和通明的,这稍微对立的两者可以被视为问答场合中的两极。由此,我们不妨即兴发挥,视我们的虚构者——作者的文本存在形态——处于阴阳界中。只要问与答发生,虚构者就活过来。如果问与答的场合连续不断,那虚构者将永远活着。”这个段落选自我2005年的小说《非连续的道路》,我觉得与此处正文部分论述相契。“一切终结于悬在墙上的一幅白色方布幕上,这又岂能佯装不是?(把你的影片看成一个要覆盖的平面。)”(第17页)

35  第 29 页。 / 36  “一个影像接触其他影像时必然发生转化,如一种颜色接触其他颜色时那样。放在绿、黄或红旁边的蓝不是相同的蓝。没有艺术不含转化。”(第 7 页)

37  第 38 页。 / 38  第47页。 / 39 “塞尚:每一笔我都冒生命危险。”(第84页)

40  “关于对自己不可或缺的绝对信心,塞维尼夫人这样说:‘当我只听从自己时,就做出奇迹。’”(第84页)秉承这充满鼓舞的、助长自我刚愎自用和特立独行气质的话语,我从2002年完成同样是分析Bresson电影书写之《可能的词汇》至今为止,从未低头。

 
 
 

上一页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下一页

 
 
 
© 稻电影paddyfilm.org 2008-2017
Web design by Paddyfilm Design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