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电影 研究 展览 第二文本实验室  
paddyfilm study exhibition 2nd.text laboratory  
【自然与修辞】
 
首页研究》自然与修辞(2)上一页 | 下一页

 

 

   

  无论舞台剧和电影——拍摄的舞台剧——的潮流如何更替,恒常的艺术总只有同一类语言。文学书写不可能出现脱离文字的本性,虽然我们对活动影像和声音的二元艺术的理解总是不能趋同,但电影书写肯定有其本性。

  Bresson选择的书写样式显然是个人化的。我们大可以历史一点地理解他的电影书写伦理。电影书写的恶魔在每个时代都会变幻一个新潮流模样。

  Bresson喜好感官之单纯。单纯本身更基元。但单纯本身即是一个出入两难的陷阱。“两种单纯。坏的:以单纯为始点,寻求得太早。好的:以单纯为终点,多年努力的报酬。”双重的单纯标准建立,目的仅仅为了防止我们中途杀入。毕竟,单纯不是凭借的资质17 。单纯仅仅一棵树木一般的实在18

  Bresson多么希望被赋予了特殊力量的模特儿能象树木一样既易于知觉,同时树木不必改变它存在的习性。树木总是树木“自我”19 。“人和物的同一奥秘。”20 为了让模特儿具备单纯的、原初的、真的自动性,他将摄制现场变成了伦理的思辩场。既然神赐予了我们神奇的机器,我们便“要以自然的生灵和事物,使之涤除一切艺术,尤其是戏剧艺术,来制造一种艺术。”21 因此,为了践行神之秘密意志,“不要在两部影片里用同一些模特儿。”22 如此,能让模特儿感知到自己是人,而非认为自己是制造了两个人的戏剧化的非‘自我’的他者。

  “模特儿。外在机械化。内在完整,未被开垦。”23 Bresson从绘画中择取灵机,赋予模特儿并非稍纵即逝的玄丝感受,而是永远的单纯同一。我们的取镜和录音迁就于以“自我”呈现的模特儿,将他们从戏剧中完全驱逐,将他们思虑的一切表演涤尽,将他们承载之精神和主体之精神抽离,他们不上心地熟捻地驯服动作和发声,然后,成为自己。

  一切的物之上元素、灵魂、精神,所有都被明眼人掌控的机器所抽离。或者说,模特儿必须在承载和非承载的矛盾中感知到某个精确的度,他们必须得有一种均衡能力,一种人本能的知性和感触。同时,他们的身份被抽离出习惯以外,以至演员的麻醉药力被解除。他们既是机器的模特又是无限自由的自我。“有限框框内的无限惊奇。”24 模特儿在创造的无意识中传递无限的偶然和未知。“加紧齿轮啮合,令他置身其间再不能不做他自己,再不能不只做那有用的。25

  模特儿无须上心,被训练得适应呈现的物象性之自我。模特儿本身即物象。

  电影书写真正地遵从了人之本性。从表层来看,电影书写试图降低“人”的表述自由和权力空间,但他们彩色的面孔不会是腊像——“大明星 X的面容太烂熟,太易理解。”26 当电影书写以模特儿为媒介来传达印象、感觉,模特儿之纯粹本质将愿接传电影书写之秘密意志。模特儿失去了成为明星的权力27 ,他们豁免了对戏剧艺术的一切责任28 ,同时,他们自己退隐为某个偶然性物象。

  电影依赖演员以言说主旨和悲愁,将演员的嘴当成粉碎台词的、声情并茂的碎纸机式工具。“模特儿。他们交给你,而非交给观众的这些东西,观众可能看不见,而你只能瞥见。一份秘密而神圣的交托。”29 模特儿藏闭在自己里面,能超然地做自己。

  如同对限制和自由的理解一般,有一种物象是向内底旋转的,它本身变得越来越狭促,但是在这个狭促地域,它可以支配雷电。这种限制,本身即是开阔的自由。模特儿就属于这类物象。它退隐为物象,却把握住了“自我”。

2.构成之伦理

  “电影书写是一种运用活动影像和声音的写作。”30

  “二死三生。我的影片首先在我脑海诞生,死于纸上;我所用的活人和实物使它复活,但这些人和物在胶片上被杀掉;不过,当他们排列成某种秩序,放映到银幕上,便重现生机,如花朵放于水中。”31

  我们只须稍微组合一下《电影书写札记》,便可形成一个表象系统化的电影书写的构成伦理范畴。漫长的发生 /作品组织需要一段一段胶片粘合、联结。胶片粘合部,存有一处生机充盈的缝隙,经常会有诗渗入。32 缝隙两端的事物,为一种天生的、真的特别感官触碰,以接近或相契。联结已然一个发生的伦理范畴。当我们将一端投入未知,另一端似乎是确定的,它可能会自动地到来。

 
 

 

17 正如与小川绅介合作过纪录片可以成为谈话的资质一般愚昧。

18 虽然 Bresson 说“一个演员和一棵树之间不可能有任何关系。他们属于两个不同世界。”(第 7 页)

19 在 Bresson 看来,深藏于内底的本真属性才是可取的感官——虽然他们不可见,但也许存有诱发其呈现的契机。那执著于表现力的表层讯息令人厌烦——“房屋和树木与我们相近;演员与我们相远。”(第 37 页)电影书写的“自我”极为严格但却有通道:模特儿。“演员透过他想表现的人物将自己投射于面前;又把自己的身体,相貌和声音借给这人物;令他坐下,起立,行走;把握自己没有的情感和激情。这个非他‘自我’的‘自我’,跟电影书写格格不入。”(第 42 页)

20 第 11 页。 / 21 第 42 页。/ 22  第53页。 / 23  第51页。 / 24  第64页。 / 25  第33页。 / 26  第49页。

27  当Bresson听说**和**参加了**电影的拍摄时,他感到非常生气。 / 28  第36页。 / 29  第58页。 / 30  第5页。 / 31  第9-10页。

32  “不要追求诗。它自己会从接缝(省略处)渗入。”(《电影书写札记》,第19页)“那在接缝处发生的。M地的将军常说:‘重大的战役,几乎总在参谋本部里地图之间的接缝上爆发。’”(第12页)

 
 
 

上一页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下一页

 
 
 
© 稻电影paddyfilm.org 2008-2017
Web design by Paddyfilm Design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