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电影 研究 展览 第二文本实验室  
paddyfilm study exhibition 2nd.text laboratory  
  村治崩坏与基层无革命
  媒介社群主义
  毛晨雨:公共领域 = 新农村
  中国基层需求调查问卷-岳阳卷
 “自我”的政治
  文化沙文主义的地域化表征
 “路线上可能”——公元 2009
  田中泯迷仓道场札记   身体诗学
  自然与修辞       电影研究
  今天,或黄金时代    电影研究
  感念小津        电影研究
 
 
 
 
 
 
 
 
 
 
 
 
 
 

  〉〉〉 研 究

  第二文本在文本制度领域的实验现场,为研究提供了诸多田野调查的原始感受。作为历史的补充文本,第二文本在诗学与政治学领域试图系统化。谐调稻电影具有的民族志指向,我们开展了局部的民族志写作研究,这些研究贯穿在我们的电影制作中。

  在第二文本战略中,构建电影写作新制度一直处在核心地位。我们在呈现差异的政治学视野中,引入人类学方法来生产了一些文本,而这些文本特性远不是人类学拓片的自然效能。我们需要修辞,在看似一意孤行的自然拓片的道途上,自然会获得诗学领域的开掘和修辞学效能。我们身边的现实,迫使我们必须在奋力生产地域文本的同时注重诗学和政治学效能。我们必须以革命的姿态祛除僵死的文本制度。我们宁愿牺牲制作和传播上的通道——当前价值标准下的既有者定然不会在意于我们的工作 ,毕竟所有的知识都是 权力/知识

  第二文本应在文本制度领域秉承清新的开掘意志,强力地生产“禁忌”文本。

  2007年,我们的研究方向是“自然与修辞”,基于还原本真的机制,我们对田野现场作业作了部分笔记,主要关注现场书写伦理方面,这些笔记将收集于《第二文本》第一卷中。我们从保罗·拉比诺的《摩洛哥田野作业反思》中吸取动力,真诚地呈现我们在现场的所思所感,呈现我们的愚痴和拙劣行为。在通往完美的结晶体(很多时候,它们的完美可视作修辞的结果)的民族志作品的路途上,我们尚需经历漫长的阅读行动。同时,在历史语境中考察我们行动的自然与修辞效能,将其置于伦理思辩的网络中并澄明其话语身份。在“我”与“他者”的双重身份观照中,道德地理解“作品”生成的诗学,将目光聚集在介入的伦理领域。

  2008年,我们以清淡的语言开启了纪录文本领域的实验。我们引入利奥塔的差异理论,以洞庭湖稻作区一个特定村落为模本,开展了激活差异并写作差异的现场文本工作。以电影纯真的效能,我们呈现了历史文本的生产流程。这类行动的诗学和政治学效能,已然成为第二文本在制度领域的宝贵经验。

  2009年,我们展开了新文本写作制度的多轨共存研究,着意于将区域文化的本真生态向国家话语领域投射。我们以批判的姿态对地域文化的表征系统进行了剖析。显然,地域文化在主流意识形态的文化沙文主义制约下,在传播方面严重地受制于国家话语的态度,其形象被严格地规制在主流意识形态认同的狭促空间中。

  2010年,我们主要研究了“自我”在中国目前社会现实中的盛烈气象。严格意义上,实用主义的逻辑决定了目前我国停滞不前的社会现实。我们调查了洞庭湖区域几个农民村落的数十人,了解他们对于历史的毛主义、民族主义、国家理性、个人命运和追求幸福的意见。

  2011年,我们研究了“第二文本”的概念如何在一些细小的区域内产生一些现实的反应,并为湖北神农架原生态的野人旅游地设计一处建筑,以与破坏当地生态和风土模式的外资星级酒店分庭抗礼,并试图呈现出此建筑去修辞的自然特性,唤起区域内的强烈响应。是年,我们的重点文化研究是“丹药术”,此研究对应的写作项目是《莫动仙丹》,从土地丹药、经济丹药、民主巫术丹药、独立电影“写社会”的本质研究,到文化丹药系统的研究。这一研究涉猎稻电影一贯的秘密社会运行机制的细腻纹理样本(历史的、知识的样本)的视域,从太平天国、义和团到天地会的诸多原始文献中,我们的文字文本和电影文本聚焦在这些神秘的会社文化运作机理中。

  2012年,我们研究了社会运作机理、特别是秘密结社的长时段聚集形态,提出了现阶段社会运作形态暨媒介社群的阐述样式,此研究文本以“媒介社群主义”发布。同期,我们在湖南岳阳细毛家屋场,以建造稻电影农场为媒介,以田野实证形式研究了社群运作的区域形态,且此田野工作继续而无明确定论。

  2013年,我们延续乡村社会田野作业特别是村治和民主状况,于年初发布了《村治崩坏与基层无革命》的初步报告;我们进行了丹药术及秘密结社的田野作业,将乡村社会文化置于历史维度的分析,试图建构一套基础于传统文化的视野的“自解构”模式;是年开启了《麋鹿报告:乡村社会的文化资产》项目写作。

  2014年,我们于上年度完成《麋鹿报告2012—2013:乡村社会的文化资产》,此报告将在2015年稻电影《媒介2号,异感:2012/日常中异常》中得到具体呈现;同期所进行的工作是配合稻电影“媒介三部曲”的制作所需展开的知识场域的博弈;今年展开了新作品《语言的实践:生产传统》,亦将触及语言学、农学、生物化学的领域,期待我们不是要生产知识,而是生产一种在地的文化实践及其解读渠道的敞开。

  2015年,我们开展了几项田野研究项目,主要的一项是:调查中国乡村社会场域中的文化资产、知识输入/输出的状况,这项工作又主要体现为秘密社会研究。在我们的视野中,媒体技术及其发动机制——特殊宣传系统中的传播权力关系,隐蔽着符号的秘密社会。这与之前我们研究“杨泗”符号过程有一些类似。这个研究成果在电影《媒介1号:云豹,洞庭及符号死亡》中具体体现。

  2016年,我们的实践和知识形成,与当代平面的滑动发生了关系。我们研究了文化表征的平滑-全球化形态。与当年去世的齐格蒙特·鲍曼《流动的现代性》中的建构描述装置/诠释装置一般,稻电影在全球化符号平面与地貌-地形之间制造出一门地理学暨制图学。由此感知我们叙事的位置与流动的交易情境的深刻关系。这些研读文字集纳在微信公众号“paddyfilm-fp”中的“巫术艺术-制图学”系列中,这个系列仍在继续。

  2017年,我们会延续巫术艺术-制图学的研究。今年研究的主要任务是:电影研究和民族志文体的自主形式研究。我会设计一套情动力装置,以叙写我们所处图像生产情境的一种吸收与转换的机制。我也会在电影制作中,实践稻电影意图组装并内化的自主形式的民族志文体。

 


                                    田野中荒芜的神像,贵州镇远县,2007


 
        
 
© 稻电影 paddyfilm.org 2008-2017  web design by Paddyfilm Design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