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研究/毛晨雨:公共领域 = 新农村  
     
 合法性话语的自身暴力 (2011-04-30)
 评论几种意识形态观 (2010-11-22)
 跟R聊《拥有》的范畴 (2010-09-02)
 神迹发力点 (2010-08-12)
 身体与群体 (2010-05-10)
 我们只是地球物种 (2010-04-13)
 身体政治 (2010-04-08)
 知识状况的“恶之花”(2010-04-01)
 
 
 
 
 
 
 
 
 
 


  〉〉〉 我跟R聊《拥有》的范畴  
( 13章录音之第11章整理, 2010-09-02)

 

  我们的电影要提出一个合法的制度的问题。这个制度就是市场。我们得明确地提出:市场是人类社会目前为止最为合法的制度。

  我们的市场内涵分两部分,第一部分是物质的,物的交易或者交换。大的伦理方向是物的配置模式,社会资源配置问题。如何确保人与人之间交易的基础平等,保障人基本的权力。这是物的平等,交易权力的平等。通过市场来建立物与物交换的平等。

  市场要解决第二部分,精神方面的,物之上的,不准确地说是形而上的,可以叫物之外的,譬如文化、譬如信仰等精神方面的需求,暨精神文明。精神文明市场是保障自由的唯一的合法性的配置模式,市场可以保障我精神方面需要什么我可以获取什么。我信仰道教,至少不会有人告诉我说我不能信仰道教,不能成为道教徒。“为什么呢?”“因为你每年的收入水平没达到而不能成为道教徒。”市场不是这么运作的。市场上有 300块钱的道教徒,也有3万块钱的道教徒。市场上有各种购买,市场能够满足各种需求。所以,精神文明也要放入市场这个大环境来,满足各类需求。而不是进行计划经济的配置。市场不会说凡是50万块钱收入的才能信佛教。设限的信仰是麻烦的,不是自由民主的社会模式。社会要建立在市场这个逻辑之上,才可能基本满足人性的需求,无论人性是善的还是恶的。首先得满足人性需求,不能扭曲了人性。

  在物方面通过市场来配置,可以确保配置的合法性。政府干预只是强调了一种社会福利的判断、一种意识形态的判断、一种基础人权的判断。市场作为一个基础判断逻辑,是确保平等的基础制度,是合法性的基础。

  精神领域的市场能确保人在信仰领域的自由支配关系。人不能自由支配自己的信仰,人拿什么来获取自我自由呢?人拿什么来获取存在的基础价值呢?

  因此,我们的电影要提出一个大胆的假设,市场是唯一合法的制度。我希望我们这部电影是关于新思想的开创性的作品。我们的电影要表述出一种新思想。既然一切都不可靠,任何制度都存在极大的弱点和弊端,我们何不追寻一种基础合法(并非最为受欢迎)的制度呢?什么是基础合法的制度呢?难道人类未来的共产主义是合法制度?共产主义的设想是:物质极为丰盛以后,哪怕你要钻石,你需要多少会有人及时送给你。这就是共产主义。怎么可能。任何环境下,任何历史条件下,都存在稀缺资源。人是充满欲望的,人对于稀缺资源都有支配和占有的欲望。共产主义能保证每户人家都能存储一万克拉的钻石吗?能保证吗?我想稀缺资源是非常有限的。正因为人们都有支配稀缺资源的占有欲,所以共产主义设想的平等分配和共享稀缺资源是不可能实现的。这个设想的逻辑不成立。在贫困的环境下,共产主义的设计者初衷是满足每家人都吃饱饭。既然总存在稀缺资源,就不存在配置的平等。这是一个基础逻辑。我看现在很多经济学家还没搞明白。如此,共产主义从逻辑上行不通。那么资本主义的去向如何呢?资本主义发展到最后是有道德的(对应于纯粹逐利乐园)资本主义,譬如福利社会模式。这个社会中,有资本存在、有私欲、有支配关系,就必然不会存在人人平分资本的法则。人存在支配物的关系,就不可能保障所有人都能充分地支配有限的物(特别是稀缺资源)。

  人类社会未来几十年难以生产出多么理想的制度,以满足所有人的基础需求。

  计划经济时代,什么力量能保障交易是平等的?分配是平等的?国家能做到吗?我看毛泽东时期都做不到,那时有些人饿死,有些人有肉吃。任何国家机器都不能保证按照天平一样地平等分配。因为所有的分配法则都是由人去实施的。只要有人存在,有人所支配的法则,就会有不平等。

  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们还不如去支配一个更为自由开放的市场制度。由市场来配置,由市场来支配资源。市场制度下,我们可以获取充分的自由,至少我们可以获取信仰的自由。我想信什么就信什么,我要信三斗米教我就不信五斗米教。我偏不信张天师的,我要信曾华他爸曾廷贵那种。对于亚文化环境下的信仰细分市场,有人信就构成市场,曾廷贵那种方式可以登临天曹,可能会有 375个人信他,所以就构成375人规模的市场。这时的信仰支配就是市场法则。各种精神都可以找到一种皈依。任何人都有一个来处,任何人都有一个去处。如此,市场满足了各类精神需要。市场满足了资源配置的问题,真正地解决了资源配置的问题。

  最后你会觉得,每个人都需求一个自己可以自由支配的市场。我们能合法地支配和控制的只有自己的市场。市场给了我们自由交易的平台,我们所拥有的一切都将依赖市场法则来判定,我们所能拥有的限度,自由的限度,幸福的限度,都只有市场制度才有尺度可以衡量。而这个尺度就是自由交换的综合。

  所以说,社会必须要成为一个市场社会。如果它不能成为一个市场,它永远都不能保证一个合法性的存在。建立自由市场制度唯一合法性,是我们的电影要释放的思想力。我们将人的需求分为三类:生存权、民主权、幸福权,现行政府都无法保障这三类需求。而且未来的政府也难以保障。那什么能保障他们呢?善和恶的人性能保障他们,人性会自动认同市场法则,因为市场是一个供给和需求自动均衡的场域,它只存在自由选择的尺度,没有高与低的尺度;逐利者经济学能保障他们,追寻私欲成为创造社会福利的良好开端,毕竟我们认同了体内的需求,并且毫无保留地表达出来。拒绝扭曲人性是市场制度的精神。我们的电影《拥有》就讲市场,我们要将市场描述成人类自由民主平等的合法性制度。

 
 
 
        
 
© 稻电影 paddyfilm.org 2008-2017  web design by Paddyfilm Design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