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研究/毛晨雨:公共领域 = 新农村  
     
 合法性话语的自身暴力 (2011-04-30)
 评论几种意识形态观 (2010-11-22)
 跟R聊《拥有》的范畴 (2010-09-02)
 神迹发力点 (2010-08-12)
 身体与群体 (2010-05-10)
 我们只是地球物种 (2010-04-13)
 身体政治 (2010-04-08)
 知识状况的“恶之花”(2010-04-01)
 
 
 
 
 
 
 
 
 
 


  〉〉〉 我们只是地球物种  
(2010-04-13)

 

  如果我们过分地将中国农村的特定历史和特定语境隔离分析,获取的视野必然非常有限。问题是,我们所要追寻的社会正义何以在“人”的范畴内实现?哈耶克否定了“社会正义”的合法性,人类必然统一地走向自由支配制度中。发达资本主义储备了足够支配的自由财富,履行了自由市场的超验价值观,然后将自由支配的制度自然地认定为合法。对哈耶克持不彻底的阶级批判的是马克思主义者、或者瓦解的东欧已故政体、以及美国左派。我国政体决策层是不彻底批判哈耶克的重要一支。而美国在取得梦幻般的全球中心话语控制地位后,被过度自由的资本制度殃及,进而殃及世界经济体。这时,美国自身社会问题尖锐呈现出来,外贸型经济的中国等国的内政问题开始自然地破露出来。这时,美国左派和中国左派都开始诅咒资本主义,因为在作为发达资本主义的自由政体的美国和将资本控制发挥到极致的国家资本主义的中国,都是罪恶资本的败坏制度。发达美国的中低收入阶层、发展中国的普遍人民、以及非洲大陆苦难深重的饥饿者,遭遇了资本的直接伤害。

  在我熟悉的领域,代言美国左派的迈克·摩尔在新电影《资本主义:一个爱情故事》中,以经济危机为大背景直陈当前美国资本主义制度的罪恶。之前,一贯独立言行的乔姆斯基分析了美国政体如何以超越民主的手段,在确保自身话语的合法性基础上对美国公民进行思想控制,变相地将美国判定为非民主的专制政体。按照理论者的逻辑,中美在恰当的时机宽容地交换了相互的制度,同时将意识形态进行了杂交和形而下之弱化。美国国会演讲厅总能听见申辩资本主义的良知和保障民主的自由机制,中国党代会上则总是脱离身体谈论些与毛发无关的人民内部矛盾和国家利益至上的新时期意识观。如果不是意识形态的杂糅和资本至上的去意识形态的自然努力,两国难得如此共同的默契。

  意识形态是社会进化的大毒瘤。物种在进化,物种起源又灭绝,新的力量和强势话语秉承资本利益和所谓良知驱动着社会进程。总是不平等,总是存在被压迫者和控制社会的魔掌,以及各种发明出来的代表社会文明程度的道德观,这些道德观就是变形的控制思想的资本拥有者努力生产和推广的。

  看完《达尔文的噩梦》后,我们才意识到地球上的号称专制过度的地域,实际是不孤单的。还有那么多人为存活下去所专制,发达与不发达,奴役与奴隶,鲜肉和腐骨,构成了地球两端的磁极,在生命面前,所谓社会正义的呼吁自然失效了。让我觉得荒谬的是,今日在网上看到了两架老牌资本主义国家的战斗机,试图靠近宇宙中的神秘幽灵 UFO。在局促的地球上,能与UFO行游的只有时间了。我们都会死,地球上的物种都会变迁,如果时间是正义。
 
     飞碟
 
 
        
 
© 稻电影 paddyfilm.org 2008-2017  web design by Paddyfilm Design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