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研究/毛晨雨:公共领域 = 新农村  
     
 合法性话语的自身暴力 (2011-04-30)
 评论几种意识形态观 (2010-11-22)
 跟R聊《拥有》的范畴 (2010-09-02)
 神迹发力点 (2010-08-12)
 身体与群体 (2010-05-10)
 我们只是地球物种 (2010-04-13)
 身体政治 (2010-04-08)
 知识状况的“恶之花”(2010-04-01)
 
 
 
 
 
 
 
 
 
 


  〉〉〉 身体政治  
(2010-04-08)

*

  波德里亚说:“性是符号的尸体。符号是无肉的性。”

  近日,我背着这本《象征交换与死亡》经历漫长的铁路行程,穿越浙江、江西、湖南三省,进入贵州参加清明祭祀。干旱笼罩着贵州各地,大河断流,村井干涸,土地龟裂,世界仿佛就要落入火窖。土地上的人民,却并不如此失落。在旅游列车上偶遇镇远人刘老山,我们逗他陈述出了自己的杂糅观念,似为谶纬之学。譬如,他认定身边村落正在进行的集体上访无损于国家的宏大力量:“毛主席是前五百年后五百年的天子是天上紫薇星下凡尘……国家对农村这么好好到什么都送给你农民手里虽然有些人贪一点但总归不再上交总归能得国家一点便宜……这个时代这么好要是毛主席在世肯定我们国家会要强大得多……你们湖南山水好……贵州是土薄水浅湖南是地厚水深所以湖南要出人才但刘伯温说五百年后‘云贵赛江南’看来接下来变天后要从贵州出人才……社会主义现在变成了走资派的天下……当年毛主席四渡赤水时水见毛主席都要后退几丈……当年毛主席打泸定桥时毛主席给一群鸭子每只绑一柱香引得蒋介石国民党军队尽用枪打鸭子玩而放红军轻易过了桥……毛主席是真龙天子现在肯定出不了真龙天子……《推背图》我看过不过我喜欢研究《五公经》我看天下这十年二十年乱不了可能还要一个甲子……”之间有我们家人一众,其中长辈几乎都是纯粹毛主义者,特别是曾作为某地“文革”飞虎队队长的三舅。刘老山光脚穿解放鞋,情绪激动时猛搓脚丫,会飘来猛烈豆豉味。他说他儿子刚考上了省政府公务员,现在最好不要天下乱,如此可保全他儿子政府人员的差事。我则以资本论分析了天下必乱的各种依据,刘老山和长辈们居然都一一点头同意我的另类看法。其中一位长辈专心研究自己与天体宇宙万物之主的永恒关系,她尊奉一本叫《生命论》的书。我心想这书值得认真地查验,避免长辈们坠入异端,毕竟我对秘密社会研习已久。农民们和农民意识构拟了某种玄幻的社会景观,臆测了身份的即时和他处、永生和此在。但天下人都将是有福的,我只能如此想。( 10-4-8)

* *

  应该叫他诗人法斯宾德。

  我现在却忘记了他的生与死,他的往事——作为一个男人和一个暧昧的男人的存在空间——在传播中变得明晰。他的生活并非以孤独和寂寞的形象存储下来。任何时期都不会是一个能提供理解的好世界,缺乏理解、可以不需要理解,缺乏沟通、可以放弃这些人。生命运转在独有的存在空间中,当这空间存储满了,或者腻了,或者累了,就会自动的闭合的。这可以理解为一个人唯一可以掌控/实际是唯一不能掌控的私有财产。

  法斯宾德写作电影和戏剧,以充沛的力量尽情地呈现了独有的理解。尘土世界中坠入的这一批碍眼的沙尘般的作品,堆积起来,形成一个山包,一座房舍,或者一个人。但我从未想过那是一个坟墓,或者相反,这个山包同时是一个时间的复制品、一个时代的个人的良心纪录。人们对于这个叫作法斯宾德的道德领域的评论反而增添了强悍的个人符号一般。性以及爱绝对不会固定在一类叫作道德的读解意识中。我们谁都不会怀疑时代的道德实际是一片草甸,随时会被雨水淹没。

  一个人的存在,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是件绝对值得夸张地告诉 /澄明的事情。当法斯宾德离去后,这个人的存在才闭合起来了,才更内敛地向寂寞的心声反馈回音。

  如果仅仅是作为作品,那可以是无数个存在。如果仅仅是列数诗歌,同样是无数个存在。但要列数诗人,也许仅仅属于人。在今天,这个诗人也许在我的有限文字中存在。(转 08-3-3)

* * *

  有时,矛盾如同孱弱的冰层封盖住炉火,瞬息化作一丝热气。我们可能以为我们总能在理智的规则世界中保持着健全的体格和生活像。可事实是,我们总有一时处于瞬息的矛盾中,难以呼吸,腹腔充满葵花香一般地抵抗着自身的变动。

  Pasolini意外的提前死亡让他没能够完善自己的冰层实验。我觉得他不能活得太长,否则,电影内层柔美的机理会为他发掘殆尽。我所构造的未来的电影图景,大多数以如此类同的色相与他相近一般,所以我不能再观看他的任何一部电影。绝望,冰冷的代价,完美而龌龊的性爱,精液和鲜血,爱与诗,Pasolini成全了自己不完美的完美。

  纪念 Pasolini,从他能被观看的生活符号中,我们发现了荒谬和诚恳的矛盾。这层矛盾或许是唯一可能与诗行趋近的媒介途径。身体官能的诗性局限于特定的政治图景中,既欲成为诗行又试图附注一种反抗的意志,因此内部矛盾。

  矛盾的间隙中似乎产生了孱弱的存在,诗只会自己出声。(转 08-3-4)

 
     [转天图]
 
 
        
 
© 稻电影 paddyfilm.org 2008-2017  web design by Paddyfilm Design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