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电影 研究 展览 第二文本实验室  
paddyfilm study exhibition 2nd.text laboratory  
【细毛家屋场甲申阴阳界】
 
首页稻电影》细毛家屋场甲申阴阳界

 

 

 
 
 
 
 
 
 
 
 
 
 
 
 


纪录片 2007 / 120MIN / DVCAM / 湖南岳阳县

  这部电影拍摄的细毛家屋场是我自己的家乡。拍摄的乡民群落是我的父母亲们。影片分三个方面内容:细毛家屋场阴界的故事、阳界的故事,以及作为乡民阳界与鬼魅阴界沟通的媒介——阴阳界(媒介途径为马脚)。影片试图分析乡民“民生之根,莠草之本”的内层概定。作为稻作区,水稻视野之为乡民意识视野,仿佛数千年来已经建立了一个清晰的模式。乡民,我们的“小农”,总是囿限在一个于国家栋梁“正面”之外的自足或苟且偷生、捞取既得利益、投机取巧等等。在阳界,乡民们对香港六合彩的变相赌博方式的痴迷不悟,也是掉进了自己意识的陷阱。事实上,该是怎么样的结局都是确定不变的。不少乡民拿着全部家当来赌六合彩,成则大富大贵,败则远走他乡或悬梁自尽。家破人亡的事情屡见不鲜了。乡民们的投机行为,很纯粹地表述了他们作为莠草而非良茛的根本意识。这也许是乡民的根本意识。
  这部电影实是带着敬意来拍摄的。我觉得欲望以纯粹的方式出现即是朝向本真诗意。我绝不相信牵强的上层的尊严。因此,这部电影是对民俗叙事文本的影像补充,是一个类型的元文本,是作者对故乡认识的一个开始,也许离开始还有距离——尚在途中。


[作者阐述]

  傩,糯民祭祀神鸟雒的宗教活动。
  我的拍摄工作是很地方性的。我要做的就是拍摄一部细毛家屋场的影像民俗志。我回到了我的家乡,洞庭边的古糯民居住区。我有值得自己尊重的糯民血统,奇崛洒逸的骚体楚风。我对傩师——我们当地叫马脚——往返阴阳两界的事务有着天生的好奇,我一直想象着,也许我的爷爷、我的父亲拥有巨大的神,可使他们的灵魂和精气往返于另一个世界——一个狭长、扁平、薄得像片树叶、可能无限伸展,无限蔓延的空间,应该是一个像夜雾一样的形象。
  我的爷爷因为一生奉呈神意,逝世后成为了当地大神。我的父亲秉承了血脉的继承,成为了神的马脚。我是族中新生一代的长子,也算接受了文明时期所谓的进步教育,有能力来从所谓文明的正统观念中回念糯民的存活境域。我觉得,我有责任为一个煌煌几百年的毛姓家族的世俗存在奉献诗意的影像。我不为他人做我的电影,我为自己的存在因缘悟感物化之上的奇崛形象。

[风土的愁绪]

  我觉得我的拍摄是对根植于历史或风土地域所有的人文生态进行的探索。
  在细毛家的神界的视野中,在这个扇形区域内,确定社群关系,确定人情空间(真实空间)的圆心(弧心)很需要用 “ 人情 ” 来定夺。我选择的圆心是老土地庙所在的柏树嘴神界。怎么说,这个村落已经不是一个 “ 合于风土 ” 的桃花源了。对圆心的选择,关键在于作者的人情使然。我已经不再在乎种田种地之农事闲杂里的 “ 建筑 ” 成分,开始把拍摄内容放在从圆心散开的扇形区域内,对象成为了风吹过扇形区域时的简洁景致。某个随意可拍摄到的镜头可能会是风的痕迹。至于流传至今的水稻种植法,这个屋场的风土(历史、地理、人情),我尚需以回归童年的心态重新认知。
  本来,看风土的圆心,可以确定为几个,针对阴阳界的风土,重新选择了 “ 神、人、鬼 ” 三界的特殊 “ 地理 ”—— 某些地方中具象征性的物事,但更多的是本真的单纯。因为要合于理想。
  我想,理解与表述的误读时有发生, “ 风土 ” 一词的广阔意韵在我们出声时即已陷入狭隘。风土人生清宁静谧的归宿,归化入 “ 禅 ” 的静定。从我的特定圆心 “ 看 ” 出去,这个或抽象或具体以实体存在的圆心成为了阴阳地理志的核心。
  我的拍摄工作,是一个以身体介入意识的找寻之途。从琐屑的村落历史(以年长者的记忆和活得较长得树或者死者坟墓,更多的是扶乩时神的叙述)发掘中慢慢地品味风土人生的诗意,人情的澄静,从而展示合于我理想的风土。
  我得从整体上浮躁的制作环境中走出来,以清宁之境回到田园中去,我得以 “ 我自轻吟我自笑 ” 、 “ 心远地自偏 ” 的心境回归禅境,经营电影的永恒之道 —— 与我有关。于是,电影从水稻开始,水稻让我感到一种清宁纯净的存在之愁。

 

  毛晨雨独立制作

 
 
 

 

 

 
© 稻电影paddyfilm.org 2008-2017
Web design by Paddyfilm Design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