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电影 研究 展览 第二文本实验室  
paddyfilm study exhibition 2nd.text laboratory  
 他者:自我区分   录像
 荔枝姑娘 阳性幽灵   录像
 中国农民三个时刻   录像
 世界语法   录像
 狩猎场·寄死窑   录像
 登仙:自我合理   录像
 异托邦  录像
 罢工:再组织  录像
 媒介系列01:云爆
   洞庭及符号死亡
  实验电影
 拥有,新中国农民战争:
    修辞学的正义
  实验电影
 猪脚 葡萄酒 死亡迅速  纪录片
 秘密人:  
 今日我下机关,明日我上天曹
纪录片
 神衍像         纪录片
 新寨还愿记       纪录片
 贵度姐妹记       故事片
 打将祛峒记       故事片
 细毛家屋场甲申阴阳界  纪录片
 曾武华事件       纪录片
 灵山          纪录片
 
 
 
 
 
 
 
 
 
 

  〉〉〉 稻 电 影

  我的电影作品从不遵从于强制性的制作制度。它们是当时环境条件下独立选择的结果。因其制作都在水稻种植区,可从地域范畴集约于稻作文化的基础上来。其中一些作品专注于水稻的思想和灵魂。我称它们为稻电影。

  基于稻作区族群社会生活的共有文化表征,稻电影亦可纳入民族志范畴。稻电影依承区域文化制度,试图还原其本真状态——在复杂的民族区域,其内部思维方式差异明显,区域越小越集中、向内部闭合越完整,其制度越同一。

  同时,稻电影可视作第二文本的修辞学产品。我们不能简澹地沉没于虚浮华藻的低庸语境中,我们需得呈现出“异端”的光色,向僵死的电影生产制度告别。我们必然属于不远的未来,我们在为生命史和2050制作。

  稻电影作品系列中,2003年拍摄于湖北神农架林区的纪录片《灵山》和《曾武华事件》,其地域文化严实地向内部闭合——在现代传媒面前,神农架是古老史诗《黑暗传》所支配的专属区域,亦是民族志研究较理想的地域。《灵山》以电影质感,严格地还原了当地普通家庭的社会生活各主要元素:家庭与族群的关系、家庭内部成员的关系、信仰与现实的关系。不过,它未能逃脱建构叙事目的的僵死结构。《曾武华事件》则对公众权力如何实施于细小区域的机制作了本真的纪录,作品严格地降低了政治性隐喻等修辞效能,专注于权力机制的普遍运作系统。一定程度上,此作品可以被认为是第二文本写作制度的先声。

   2004年的纪录片《细毛家屋场甲申阴阳界》,拍摄于湖南洞庭湖边作者的出生地,拍摄对象是以作者父母为主的乡民群体。作品试图将一个细小的自然村落的存在意识发掘出来,以诗歌手段述说一个小族群的历史和神话。此作品已经清晰地脱离了强制结构的叙事机制,呈现出第二文本清新自然的肌理。

  2007年,稻电影在贵州镇远县完成了一系列作品,其中有故事片《打将祛峒记》和《贵度姐妹记》、纪录片《新寨还愿记》,以及一些可供研究的地域文化纪录资料,如《打替身》、《火神菩萨法会》等。《打将祛峒记》拍摄于汉族聚居的幽涩区域,对“峒”的族群意识作了深入的细部描述,向内部集聚闭合的叙述令此作品难于为外围观察者理解。《贵度姐妹记》拍摄于纯粹的苗民村寨,以庸常材质述说了非传奇的“他者”生活。《新寨还愿记》拍摄于土家族聚居区域,对水稻精神的物质文化表征及其存在实体所附着的地域宗教行为,以观看者身份对傩现场作了完整的观察纪录。这批作品严重地与公共经验的传播通道不谐调,呈现出第二文本对“他者”话语权力的充分尊重,由此间接地宣告了第二文本真正地脱离了僵死结构并开启了新文本制度写作的通途。

  2008年,稻电影在湖南岳阳《细毛家屋场甲申阴阳界》同一场域,着力于族群历史神话谱系的考古学行动。我们试图以诗学和政治学行动,激活隐逸在风土中的庸常色相,严格遵循地方禁忌之谶纬伦理,推衍、生发、制作成细毛家戊子民族志《神衍像》。同时,我们在行动中切身地领悟了利奥塔“差异”的诗性光辉——“让我们向总体性开战,让我们成为不可通约之物的见证人,让我们激活差异并且拯救这个名称的荣誉。”我们生在行动的激越年代,秉承新文本制度激发的革命气质,向遮蔽自我的历史迷障正式地、平静地宣战:“我在哪里,哪里就有历史。”

  2009年,稻电影在贵州黔东南、黔东北地区展开了一个复杂的多轨项目。我们试图将区域文化在公共平台上展示,在独立话语制度和国家管制的公共电视话语制度中可以各自生存。很大程度上,国家电视话语只能被视作国家话语的职能性发音。而独立话语,必然给予材质不同的待遇。我们获取了两种生存空间:国家话语方面,我们尽可能地保存原真的文化习惯,杜绝制度惯性的材质化结构;独立话语方面,我们则向“材质”开放权力,它可以主导作者语境并最终形成一个对话的格局。此格局的电影产品就是《秘密人:今日我下机关,明日我上天曹》。如果说电影还能有什么神秘的东西,或者新的向度,我肯定此片有新的收获,突破电影话语方式的有限格局。电影可以成为一个向公共领域投放思想力的介质,而不是仅仅落足于狭促的自身规范内,纪录电影要寻找真相和开启未来,“开放性未来”的属性在此片中被刻意地存储,同时也被作者刻意地隐逸。

  2010年,稻电影作品《与杨泗将军会面》继续在贵州和湖南两地拍摄,此片将延展到2012年。同时,我们在洞庭湖区域的乡村社会拍摄了纪录电影《拥有》,思考六十年来我国农民所拥有的各类资源。我们试图解构国家理性行销乡村社会的种种观念,考察思想的暴力,呈现中国农民历史的声音和此在的声音。其中,我们在 8 月份制作完成了一个纪录电影的现成品《猪脚 葡萄酒 死亡迅速》,此作品可看作电影《盛装出行》的前期田野作业。

  2011年,我们开启了新电影《制度1234》的制作,继续拍摄《与杨泗将军会面》,并开始了电影《拥有》的剪辑工作。之后我们又启动了《莫动仙丹》的电影项目和写作项目。是年3月,稻电影系列作品在云之南纪录影像展上有回顾展映,以亚文化系统的形式向中国独立电影领域展示稻电影阶段性的文本。

  2012年,我们继续拍摄《与杨泗将军会面》;是年初即发表了媒介社群主义的文本,为实践此主义之价值,并借此整理稻电影十年来的思考路径,我们在湖南细毛家屋场展开“稻电影十年文献展”综合项目,内容跨越多重视域,主要有稻电影农场、文献产品、媒介展览、自主品牌稻米产品、电影作者交流等。初步效能实现了稻电影与种稻的实体关系的建设,将稻电影农场作为稻电影深及中国乡村社会基础层面(局部的、样本的)的媒介,通过生态农业种植来体念中国乡村社会的环境生态、暨政治社会生态。

  2013年,我们完成了稻电影作品《拥有,新中国农民战争:修辞学的正义》,继续拍摄《与杨泗将军会面:中国农民性》,并启动电影《莫动仙丹》的制作;我们从差异的角度、大体地呈现我们对“总体”社会的思考,以让稻电影承载起社会写作的任务,这些写作纳入《写社会》一书中,此书试图系统地阐释我们所处的历史、政治、社会、文化之语境,呈现出我们局部经验的观察报告。稻电影农场则应和稻电影《莫动仙丹》开始酿酒,酒醪乃人间仙药,“炼丹”之切实处莫过于秘炼稻电影“洞庭烧春”系列白酒。

  2014年,我们继续拍摄《与杨泗将军会面:中国农民性》;继续电影《莫动仙丹》的后期制作,基本完成了《写社会》一书,并开启新作品《语言的实践:生产传统》的后期筹划。稻电影农场的三年实践的总结,和相关知识生产是工作的重点,其主体工作是总结三年自然农耕的经验,生产出一套稻电影专属的农业语言系统,这套语言系统将与新的稻电影作品《语言的实践:生产传统》一并生产。稻电影因其自身实践场域的不同,对电影表述之边界将有自身的拓展。稻电影对自身生存前提及其条件的发掘和社会化,将开掘它自身的疆域,维系创作的前提下,对当代文化视野下狭隘的文化观保持一种侵略的功能——这不妨碍我们引入封建颓败的丹药文化,也不妨碍我们对电影语言禁区的自足边界的建设和侵入。另外,我们增进了对于媒介领域的思考进程,启动了稻电影“媒介三部曲”系列:《媒介1号,云爆:洞庭及符号死亡》、《媒介2号,异感:2012/日常中异常》、《媒介3号,原力:关于身体的文献》,媒介1号、媒介3号基本完成,媒介2号将于2015年上年度完成。

  2015年,我们延展了电影《莫动仙丹》的前期,这个文本还会延期,估计要到2017年前完成;电影《与杨泗将军会面:中国农民性》的前期工作仍将继续,暂时无法判断完成度;本应2014年完稿的《写社会》一书,需要不断地重写,我们的制作观念随着实践还在发生位移,由此,不刻意什么时间和什么方式来完成这部书,本书中对电影、乡村社会有严肃的批判,它可能难以进入体制话语,但会是全新的视野。今年,稻电影将在大众文化平台上有新的实践,我们将开拓社会写作的电视文化平台,对精英主义文化和大众消费文化进行“田野作业”,构造领域,投入实践产品;首批项目是关于现代农业的语言系统、乡村社会建设过程中的知识输入/输出的状况。

  2016年,我们延续着既有项目,长篇系列有一些堆积的时间过长了,像《与杨泗将军会面》,已经有七年的堆积了,但还有部分省份暂未现场摄影,只能再顺延;《媒介2:异感》、《媒介3:原力》、《莫动仙丹》这三部是2012年启动的长篇项目,其中《莫动仙丹》有部分是对尚未完成的《与杨泗将军会面》的引用;而《天京索引》又会引用《莫动仙丹》的叙述,形成环扣翻覆、自问自答又自结自解的往复的读写情境;《新乡土中国》(稻电影版/TV版)接近完片。总体上,2016年的稻电影作品都有一定程度的推进,一些实际接近完成,只待修整、沉淀一下。接续2015年的录像制作工作,2015-2016年一并完成了7部短片/录像的制作。

  2017年,今年可能是稻电影工作计划有重大进程的一年,年初我们制作出了今年第一部录像《他者:自我区分》。这部4分钟长的录像是一道“反复”的幽灵,它在反转我们之前工作的方法。我们如何超越“稻电影作品”这个物与结构的实在,解域-重置阀限,在平面上深透-探析书写的样式。今年在接续2016年堆集数部电影的基础上,会新开一批电影项目,一项重要工作是重看那些被“作品”折叠隐蔽起来的“痕迹”,让痕迹与过程展示出来。进而,人类学田野事业将推进一步,舍弃那些目的不明的锚定物,将“田野”拉伸到拉图尔构筑的“人类和非人类”这一表达式与词法中。

 

***2016年前的晦涩任务,它的革命是未竟者的事业,此处不删除,让它保留着痕迹***

  稻电影系列基于本真还原的宗旨,严格地尊重材质的属性;本真是一种政治策略,也是一种历史策略。所有权力话语都将为时间所责难。回避灾难的一个选择是返归材质自身中。由此,稻电影作品投射在公共领域的产品,容易让人误以为是落入了区域文化内部和去作者、去表述、去态度的所谓工程学材质拓片,但这些产品构筑的话语系统,无异于一场电影伦理的革命。我们将这些产品称作第二文本。

  第二文本赋予地域文化独立抉择的权力,权当其为历史文本缺失的材质,虽然这些材质沉陷入难于被观察清晰的自我闭合系统中。外界强烈的身体激情和过分喧嚣的话语姿态,一律被我们视作虚妄的表演和诗学伪饰。斗争和革命,生产了激越的身体及消费市场,生产了文化的恶性网络,却将民生历史地遗忘在知识之中。作为第二文本实验机制产品,稻电影必须清晰地拒斥外部视野,以向内部闭合而获得向历史敞开的公共话语空间,它必须得以清新的姿态向僵死的电影制度告别:地域文化闭合部、亚文化的亚文化、稻作文化民族志电影、诗歌产品、诗。
 
        
 
© 稻电影 paddyfilm.org 2008-2017  web design by Paddyfilm Design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