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电影 研究 展览 第二文本实验室  
paddyfilm study exhibition 2nd.text laboratory  
  上海双年展 :稻电影2003-2016
  稻电影展 5 :嵌入+衍化
  稻电影展 4 :塔坪风土旅馆
  稻电影展 3 :虎
  稻电影展 2 :窑制品“豹”
  稻电影展 1 :飞黄腾达舟
  黔东北傩生态田野图片展
  黄金水稻概念      概念展示
  稻田生态学        概念展示
  三王庙的修建      概念展示
  读陶集           民族志
  非连续的道路       民族志
 

 
 
 
 
 
 
 

  〉〉〉 展 览

  我们试图开垦出几块空地,种植五谷杂粮一般地集中展示区域文化的内部讯息。这些内部讯息不是很适合广泛交流,但在地域范畴却是公共的,有时亦彰显出激情的隐逸面相。我们可以集中考察具体事实层面的内部讯息,陈列相关的事件、时间、意图说明书、物件介绍书和招魂术手册,任由其内部生发组织,进而获得自然性层面的公众读解文本。

  其中,“黄金水稻”以其激烈的诗学和政治学态势,试图为稻作文化区的内部讯息提供富有动力亦聚集矛盾的参照。另外,展示的各类私人意图的象征物或符号载体,佯狂任诞的态势只会让它们离“真”更近——局部的、向内部旋转的、瞬息万变却恒常如一的稻作文化的精神讯息。

  2008年,我们在湖南洞庭湖区域进行一系列现场文本生成实验。我们试图将一个特定村落“细毛家屋场”的历史神话谱系激活,并令其形象地投射在电影屏幕上。对于这些行动的若干个案,在电影《神衍像》中有详细纪录。我们并没有计划进入夸饰作品的展览领域。今天,当我们步入当代艺术展览场馆时,被物欲和功利性评论左右的所谓风雅展品开始令稻电影作者厌倦,这真是一个“低庸的时代”。

  2009年,我们的电影首次获得了参与国际电影节对话的机会。我们首次被人问及“稻电影”到底是什么样的电影?我们的回答就是让人观看稻电影。我们告诉那些热情的对话群,稻电影将展示不一样的存在。

  2010年,我们在湖南洞庭湖区域展开关于资本的作品。我们关注农村社会的资本状况。如果说资本是控制社会进程并生产出社会阶层的根本力量,我们认定物质必然是资本的主要存在形态。既然我们不能铸造钱币,于是我们转为制造某些特殊物质,以展示资本的痕迹。是年思考之集成是2013年完成之电影《拥有,新中国农民战争:修辞学的正义》。

  2011年,我们在建筑环境领域有案例的设计,实践将在2013年开始,以实验自然与修辞在现实层面的伦理策略。是年的工作基本是文本的,具体运作不多。

  2012年,年初我们发布了媒介社群主义;三月开始,我们在湖南岳阳县洞庭湖畔的细毛家屋场,设计建造并于年底基本建成了实验室建筑;同期我们建设了稻电影农场。是年我们在综合文献项目“稻电影十年文献展”中生产了一些文献、现场装置作品和可以吃的稻米“洞庭红?”等等。

  2013年,我们在稻电影农场周边实践“媒介社群主义”,与水稻生长同期展开的还有关于社会艺术的鸡零狗碎的实体文献:麋鹿学社。麋鹿学社无资源结党营私,也不是结社丰羽、光华户里起祥云,更不是要组织农会组织农民。那会是什么呢?更多还是农耕及其文化现状的反思,特别是乡村社会文化资产的可能的话语向度。其中稻电影农场建造了酒作坊,对传统酿酒技艺进行了恢复和生产,所酿制的洞庭烧春系列“红?原酿”可视为一款媒介社群主义“生成品”,可喝可想象,无毒是丹药。

  2014年,我们农场的农业实践已三年,稻电影专属的自然农耕农业语言系统将于是年成型,期间将在农场环境下进行社区/社群文化的展览;我们为神农架林区原始森林景区的塔坪村,进行了概念设计并交由其依照当地施工条件所展开的风土建筑“塔坪风土旅馆”,是年将竣工并投入运营。

  2015年,稻电影的部分电影文本将在展览体制中呈现;注册“稻电影”商标的农场产品自2012年开始进入社会领域,农场的稻米和白酒,是稻电影基础于社会媒介平台的“日常展览”,一种社会写作过程。

  2016年,稻电影的部分文献以“稻电影2003-2016”参加了第十一届上海双年展。同时,稻电影参与策划的“谷神变”展览,将谷神请到上海外滩,挑明话题,将乡土话语投射到现代化装置的暗影上,制作它的不能回礼的“展示”。

  2017年,稻电影在展示与展示制作方面都有新的实践计划。

 

 
                                历史上正下沉的飞黄腾达舟,湖南岳阳县,2008

 

 
        
 
© 稻电影 paddyfilm.org 2008-2017  web design by Paddyfilm Design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