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电影 研究 展览 第二文本实验室  
paddyfilm study exhibition 2nd.text laboratory  
【麋鹿美术馆
 
首页麋鹿美术馆

 

 

         

 

 
 

 

 

  麋鹿美术馆是稻电影概念项目,实体与稻电影农场直接关联。我们计划在条件成熟时,易地扩充和重建稻电影农场实体,功能建筑部分除粮仓、酒作坊之外,还包括一座涵括地方文献、古代艺术和当代艺术的美术馆。

  麋鹿美术馆古代艺术部分主要是我们近年的中国古代陶瓷收藏。陶瓷化土成金,涵纳地质时间,亦因应我们农场实践所依存之“土地是有思想的”借喻。我们细毛家屋场的祖先,我祖父毛老将军的祖父辈,在稻作之余,专事砖瓦窑的烧造,我们称这个砖瓦窑为“细毛家窑”。近几十年弃置窑业,以致古窑神灵缺失供祭,游荡在外而时有害及生人。砖瓦为建筑用材,窑匠烧砖瓦而无力自用,多居夯土建筑。延拓之,窑工粗茶淡饭,精研技艺,呈献予各时代之美的代表物。粗鄙与文雅,在物界面形成阶层。对于种稻和副业烧砖瓦的细毛家屋场而言,历史的格局狭小而可丈量,它锚定于生死界的几十米的物理间隙,东边是人居,西边山岭就是坟穴。这般生人的审美活动停驻于种稻与砖瓦技术的层面,或者一块昨天从纺车下架后即被栀子果汁染黄的粗布纹理上。生活受限于能力,我们只能停驻在活下去的基本层面。由此,生活艺术的那些可扩展的国家叙事,和这些叙事所勘定的农民的生活,粗鄙不堪。被集约的权力和资本所精炼的文雅之物,流向了权势和都会。

  如何给我们的农民父母亲们补制一个审美生活的空间?这是麋鹿美术馆的初衷。在文雅之物被资本高度媒介化之后,我们自塑了一种偶然的、即兴的拣选能力,寻求涵括各“王朝时期”的文雅之物。相较于资本与权力总竭力跟随各种王朝盛世,我们意图逆这一游戏法则,主要将藏品放置在土脉与时间的线索上考量——我们跟随地质时间和自主组装的方案拣选。麋鹿美术馆的实践和可能之处,并不是各种拣选的物,而是要借这些物性去泛灵——像受沁的青花陶瓷泛出的蓝彩——去泛出地脉的性灵。历史、时间和知识的受话者位置上的起义,已不足够,而是如何将审美生活连接上土地上的生人,由此来重制可能性的生活。换言之,麋鹿美术馆是在人类纪场景上向着未来的制作。

  

 

 

 

点击图片进入 》

 

点击图片进入 》

                   
                   
                   
                   
                   

                 
                   
                   
                   
                   
 
 
 
 
© 稻电影paddyfilm.org 2008-2020
Web design by Paddyfilm Design Group